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對於我來說,這雖不是第一次乘飛機,卻也絕非整天在天上轉的“空哥”。飛機起飛之後,我的目光便不由自主地被機窗外的景緻奪去了。

    機窗外是茫茫雪原般的白雲,白雲之上有朗照的驕陽和湛藍的玉宇。這時,遠方出現了許多似連非連的湖泊,以及被霧一樣籠罩著的山巒。在視野的下方,是一片翡翠般晶瑩的水面,水面平靜而又透明,有一叢叢珊瑚樣的雲團“生長”在其間。一會兒功夫,這些珊瑚樣的雲團清晰起來,潔白地凸現在水面上,象碧綠的大海中一座座的冰山,正緩緩地迎面漂移過來,讓你一時搞不清身在何處。雲們越聚越多了,周圍很快便是一片白色的世界。當云們以細膩的帶有質感的形態出現時,你覺得自己好像成了一名登山隊員,正站在眾雪山的製高點上"一覽眾山小"呢。當云們開始淡化並飄逸起來時,它們又像霧一樣從你的身邊散去,你便穿行在這霧裡了,四周是白茫茫一片真乾淨。商務中心 

        雲們是真的那麼舒卷自如的。一會兒鋪排而來,遮天蔽日地群居著、幸福著;一會兒天各一方,孤獨無助地獨處著、痛苦著;一會兒卻又轉瞬即逝,無影無踪,很像人生的某些個階段,只是雲們的自由是人生所不能企及、不可比擬的.飛機在自由自在地飛翔著,像一只無憂無慮的鳥兒。我突然就羨慕起鳥兒來,想想平日里為生計所累,為感情所累,為各種瑣碎的事物所累的那種平庸和束縛,便很傷感。我曾寫過一首題為《白鳥》的詩,其中有“白鳥/以優雅的姿勢/擦洗天空/鳴聲/純潔而傲岸/潔白的羽翅/追尋夢的湛藍”的句子,其實也是抒發了對自由的渴望和對生存狀態缺乏改變能力的一種心境。

        這始終漸次遠來遠去的由綠到藍的天空,是如此不可思議。有時,這碧綠之上,會出現一條白色的雲帶,像大海上急駛而過的快艇劃出的犁痕;有時,那些細碎的白雲翻捲著,又似海邊此起彼伏的浪花,一浪逐一浪地湧動著、飛濺著。當飛機轉彎或遇到較強氣流而振動、顛簸時,你覺得那簡直就是坐在被海濤托起又拋落的小船上,你會不由自主地揪心地望向遠方。遠方,這時就奇蹟般地出現了岸,那層次分明的弧形的海岸。陽光灑在那片金色的沙灘上,與這碧綠的大海交相呼應。你彷彿是立在水面之上向它緩緩走去,親切而又自然。

        現在,機翼之下既然也是藍天、白雲,我們當然也就身在雲天之間了,但諸如大地上所見的那些個變幻的高山、丘陵、溝壑、河流、湖泊、海灣之類的景緻,卻又讓人不知不覺間分不清哪是哪了,有點恍如地上,恍如山間,恍如海中的錯覺。這時的頭頂上,像有一個圓圓的蓋子,罩著飛機和我們,我們和飛機似乎被懸在一個巨大的鍋中,被水托舉著、浮動著、漂泊著。但,任怎麼飛行還是在中間,就像孫悟空翻不出如來佛的掌心一樣困惑而又無奈。

 機翼下的天空開始越來越暗了,而周圍及遠方的天空卻被陽光勾勒出一層彩色的輪廓線。這時,我的目光就和蒼穹中一片藍玉色的景象接觸了,那兒,彷彿有一座下浮於海,上接於天的山峰巍峨聳立著,亮麗而奪眼,似有一股透明涼爽的空氣從那兒撲面而來了,我的精神為之一振。

  這使我想起了維其略引導但丁而去的淨界山。恍如自己也曾是一個群集於地伯爾河羅馬港口的靈魂,乘坐著那神鳥駕駛的船而來,這“船”確也既沒有槳,又沒有帆,只用天使的雙翼鼓動著空氣凌空航行。我們的“船”上也有一百多個靈魂坐在裡面,只是沒人唱“以色列出了埃及……”的詩篇。但,我還是領悟了“潔淨的靈魂,脫出腐敗的奴性,到永久光榮的自由”之要義。人生在世,誰沒在那黑暗的森林裡迷失過呢?誰沒被逸樂、野心、貪欲的野獸攔阻過呢?人,靠著“理性”的援助,才能抵達那披著陽光的山頂,由黑暗趨向光明,由卑下趨向高尚,由罪惡趨向至善。不要說地獄那“惡魔的墳墓”裡的靈魂,即便是走在腳步趨向善途的淨界之地,靈魂仍需經歷驕、妒、怒、惰、貪財、貪食、貪色的層層洗煉,才能得到淨化,才能返於人祖真璞之境,到達返璞歸真的地上樂園。

Recycle Bag, Recycled Bag, Bag Manufacture, Cooler Bag,


  想想現實生活中的我們,心理上常有的低下和卑微,行動上攜帶的殘缺的愛意,真感到慚愧;看看如此博大、深邃、純潔的蒼穹,我們那些生命歷程中的得與失又算得了什麼;聽聽天籟之音的啟迪,我們經受的那些個痛苦和磨難,只不過是一種洗滌和淨化的過程,我們是更應該善待人生,善待自身和他人了。面對芸芸眾生的歷史、面對生老病死的人類,活著——已經是身在天堂的福份啦!生命,彌足珍貴,我們需要做的事情還很多,沒有理由不擔負起相應的義務和責任。

真誠、自由、堅強地活著,真好!


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but to one 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ld.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每天,為深埋的憂鬱嘆息一次"傷心只有一次,孤單只有一次,後悔只有一次,對自己所做的只有那麼一次,那一次次就便成為那個美好的夢幻,深深地藏在我們的心中,回憶起它,帶著濃濃的古老的氣息,縈繞在我們的腦海中……相信自己! 早上就有清薄的寒霧飄渺在山間水上衣角。我靠在臨河的車站等車,被那份濕冷滲得有些避縮,然後,忽然被一陣琴聲吸引了。 循聲望去,那棵落葉的榕樹底下,立著一個街頭音樂家。大約中年的樣子,正微閉著眼,用他的小提琴奏著一首我說不上名字的樂曲。也不清楚,他的哪一點忽然觸動了我。也許,是他那有些殘舊但乾淨的衣著;也許,是他臉上的那抹深刻的憂鬱。我開始認真聽他拉的曲子。很清涼的調子,如風裡的嘆息,如落葉的哀怨,是城市裡最後一篇真實的哀傷,婉轉著生命的絕艷。小提琴細細的,訴著如影隨形的無奈與悲哀。我聽入了神,心,一點點地被鬱鬱填滿,思絮飄進許多不可知的愁裡…… 他奏完了,卻沒有人給他掌聲和零錢。我望著這孤零零的街頭藝術家,忽然起了一股衝動。於是跑上去,把錢包打開,裡面還十來歐元,我把紙幣和鋼崩統統丟到了他面前的小竹籃裡。他顯然有些驚訝,認真看我的眼睛。他有雙湛藍的眼,也許是因為顏色淺,所以,顯得非常法溫柔。 “謝謝!”他說 我有些臉紅,於是問他:“這首曲子很好聽,叫什麼呢?” 他露一個淺笑,“叫作“憂傷的流年”,是我寫的,很高興你喜歡!” 心,還在那份清澈的迂迴裡沉淪,於是幻想著,這音樂是為著紀念一份刻骨銘心的感情,或者,是一份對人生艱辛的悲愴感悟,又或者…… 我沒有再問,任想像悠遠的馳騁。總之,這純粹的憂鬱感動了我,於是請求他再奏“憂傷的流年”。他的眼智慧的了解的凝視著我,彷彿看穿了我的心緒。然後微微搖搖頭,他說:“憂傷,每天只能演奏一次!” 他還是奏了,但是拉的是《卡門》和另幾首歡快的小提琴曲。音樂快樂無拘的跳躍著,說不出的俏皮與歡樂,那份飛揚吹散了初冬的霧氣。我怔住了,看著聽著,音樂里,他的眼波里,驀然,體會到種靈魂深處的關懷與撫慰。 人生有太多的無奈與辛苦,為感情,為事業,為生活。每個人的心底,似乎,都埋藏著不願示人的脆弱。音樂,藝術,文學,多可成為人們發洩或療傷的聖藥。 他只是個自由的也許潦倒的街頭音樂家。但是,他善感的心似乎已經了悟了那刻我心中的清冷。所以,他告訴我,悲傷,每天只能演奏一次! 每天,為深埋的憂鬱嘆息一次。不可沉淪,因為每個人都還有要面對的生活與責任。如若迷失在流轉的歲月,只會耽擱了行程,在明天繼續為今日的傷感而歎息。如果你肯用心的去發覺,我們擁有更多的,該是愛和情感。穿梭不息的時光裡,我們還要相信幸福,相信感動,相信人世間,純粹的理解帶來的歡欣!

相關標簽:香港本地遊 | 婚紗攝影 | 婚禮攝影 | 過濾器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喜歡看別人的婚紗照似乎成了我的癖好,新娘子一張張美如天仙的面龐,既讓我羨慕又令我嫉妒。


媽媽結婚的那會兒,八十年代初,還沒有多少人去照婚紗照,況且也沒幾家照相館有這項經營項目。她所擁有的兩張穿婚紗的照片還是在王府井的中國照相館照的,一張橫版,一張豎版。現在看來很老土。假假的背景,呆板的一對年輕人,沒施一點妝容,感覺不到一點點的甜蜜,唯一可取的就是不管你怎麼看,著實都是她。那時候,結婚照就是這樣,很正經,沒有任何的浪漫元素。成品也沒有現在的什麼拉米娜啊,或是水晶版啊,他們那張不大的小人全身照被裱在金屬鏡框裡。就這樣的照片,一直保留在家裡的牆上近二十年。


好像進入九十年代後,婚紗照就開始風靡起來了,各色影樓拔地而起,門庭若市,照婚紗照開始論套而不是張,一套下來少則幾百,多則四五千,而且要預約,一照就得一天。我那時一家三口住在集體宿舍裡,眼見身邊年輕人陸陸續續的結婚,婚紗照都照了不少,幾乎每個人取回後我都要好好的過目一番。甜甜蜜蜜的一對對新人讓我艷羨的不得了。女人的天性十足的體現出來。

一對夫妻如果能和和美美地廝守一生,那這一張張相依相偎的美好印記,必將帶給他們享用不盡的回味,錦上添花啊。而且這也是留給後人的一份寶貴財富啊!從中學會恩愛,學會生活,學會要共同走過。


眼下,身邊的一個個“姐妹”都開始談婚論嫁了,這種喜興的氛圍不斷感染著我。傾聽她們的私密,為之感慨。重又沉浸在欣賞她們的婚紗照之中。不同工作室的作品還真有所不同,好的作品能震撼你的心靈。驚嘆現在的攝影技術,室內照室外照都可以讓人叫絕,有深度,有意境,無以言表。我像她們一樣的興奮,一樣的陶醉,分享著她們的快樂和幸福。

 

嗨,只不過這個時候,我又有點像一個怨婦,內心深處有點無奈的感嘆!

祝愿年輕的小媳婦們能夠永遠美麗,幸福的面對自己的未來。


相關標簽:  禮服 結婚相 婚紗相 婚紗攝影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