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雪,終於飄散下來,傍晚時分,又被風帶走。看著慢慢爬上天空的星星,孩子們歡笑起來,哦,可以看流星雨了!看著一整天的雪在飄灑,原以為要錯過呢。那是一種失而復得的興奮和倍加珍視。本來還在溫暖的房間裡嘻戲的孩子們,一忽兒的都跑到寒冷的外面去了。哦,九點了,流星雨要開始了,而真正的高潮要到半夜一點,整個流星雨到結束差不多要持續一夜。但孩子們不管那麼多,她們只希望不錯過每一顆流星,似乎錯過了一顆,流星雨的浪漫就失去了完整。孩子們的欣喜隨著她們不斷的屋里屋外的穿行在寒冷和溫暖間傳遞著。每看到一顆流星劃出美麗的痕跡,她們都歡呼、跳躍、同時許下美好的心願。也不忘飛速的進屋報喜,旋而又衝出門外,怕有另一顆流星被錯過。而下一顆流星的出現,要孩子們望眼欲穿的等待,要忍受著寒冷的撕咬。但孩子們絲毫不覺得那是一種煎熬,互相擠在一起痴痴的仰頭盼望著。一雙雙清澈的眼睛讓星星們都不得不心生嫉妒紋身

孩子們就這樣盼著、等著、凍著,愙凘洧卻沒有一個人肯進屋去暖暖,只為不錯過一顆流星。而從她們發出的喜悅的驚呼來判斷,真正的流星雨還沒到來,充其量也就只能算是掉了幾個“流星雨點”,離真正的流星雨還差的遠呢。而孩子們那歡喜的心情卻絲毫沒有因為寒冷而改變。孩子們繼續著她們的期待。突然,孩子中有人說:“就這樣一會兒一顆的,一夜也快!”那聲音因寒冷而失真,分辯不出是誰的聲音了。本以為孩子們在外面看一會兒,受不了零下二十多度的寒冷而乖乖的回到溫暖的屋裡。原來孩子們天真的等待準備等待的是一整夜的浪漫!也就是這一句“就這樣一會兒一顆的,一夜也快!”回想起自己也是孩子時的那種不管不顧:為了多認識幾個天上的星座,賴在外面就不肯進屋。每次,都是媽媽連喊帶嚇的把我弄進屋,鑽進被窩,一邊想著天上的星星一邊把星星的微笑帶進夢鄉。不能再容許孩子們在寒冷中的熱情了,象當年媽媽弄自己進屋睡覺那樣把孩子們弄進屋,怕她們再偷偷的溜出來,只好把她們的房間門從外面反鎖了通渠公司

第二天,孩子們說,本來想進被窩裡暖和過來再出去看流星雨的美麗,還怕睡著了、睡過了頭,特意上了響鈴,卻沒有一個人聽到半夜的鈴響,都睡到了大天亮。本來以為孩子們會很失落,卻在她們的臉上依然看到的是開心和滿足。一忽兒的,似乎也明白了自己昨晚沒有和孩子們一起去外面看流星雨,跟年齡沒有直接關係。想起,多年前,第一次聽“陪你去看流星雨”時的心醉,但不會因那心醉變成和孩子一樣的衝動。耐著寒冷看流星是一種對美好的渴望,是一種不管不顧的衝動。自己不會不顧被寒冷弄病而去追逐那份浪漫的心情,雖然心裡也很想親眼見證那令無數人心醉的流星雨的絢爛。只看過偶爾劃過天空的流星,所謂的流星雨還真沒看過。但憑藉著豐富的想像,流星雨的絢爛也出現在腦海中很多次。成熟的理性總會取代童真的浪漫。也許正因為那孩子般的等待,才使流星雨更加醉人電視機

仰頭看看天空,沒看到星星和月亮,也沒看到雲朵和太陽,滿眼都是那純純的藍,那樣的清澈。所有的浪漫、所有的美好、所有的等待都溶化在那片純純的藍色中。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記得日期了,只胡亂記得些事情,天昏地暗慌慌張張的就走過來了,留下了些詬病,收穫了一座城池那些真情,一直彌留未散。兩個月的生活,如若不是兩次出去,就真的回憶不起坐在公交上的感覺了,記得貓曾經說過坐在公交上也可以去享受的思考一些問題,就像那年我背著行李站在她面前故作成熟,聊生活,時間是只能說是“那年”,我是真的記不清楚了。第一次坐公交車是去海蘭廣告傳媒,無座,人有些多,感覺一路上街旁的店又多了些,與外界真的有些不可避免脫軌。一下午在一隅空間,有些憋悶,在望向西邊時夕陽下墜,晚霞絢爛,我迷醉於晚霞映出的這個城市,優美淒迷婉約,也許總是忙碌所以就輕易跌醉於其中甲殼素瘦身

第二次是去火車站送行,車上人很少,空蕩蕩的像冷冬的街空無一人。姖鼡葿氣氛有些壓抑傷感,我就是錯別出,高中時間的一段往事。我拖著行李義無反顧地坐上公交離開萌山,成怎樣也說服不了,我就真的離開了,無論我以後多少個日夜的自責,都是與事無補,如若我沒去離開我想故事也就改寫了吧。就像那次小H聽我說過後問我的,可能一切就不會現在這個樣子。某個時候人是會後悔的,當然與事無補。時光幻影,華麗迷醉,憑欄眺望,所有的所有隨著一輛晨間班車伸向朝陽攀升的東方,拐過街角消失不見,無論青春的憂喜悲傷,我想你一定見到過它,錦繡綽約多情,不可逃避不可挽留不可訴說身體檢查項目

有時總會感覺生活少了些什麼,毫無來由只覺得安分是一種按捺不住的桀傲不馴,也許是簡簡單單的寂寞在作祟。每當我坐在電腦前,忘我的沉浸在旋律中時,我都會在旋律中停留安靜,給自己一個思考的時間,當然不像坐在公交上那麼漫長的失神,只是短暫的一個念頭,回憶某一個畫面,微微笑或更加的沉浸其中。大概時間很久了,一切像埋在一場煙塵往事之中一樣,重新被某種回味的旋律縈繞出來。是真的很久了吧,是該回去了,那些熟悉的面孔,獨特的氣息在空氣裡瀰漫如此熟悉,我一直想像,夜慕下華燈初上的濟寧城就那麼坦誠嬌羞的佇立在我面前,我站在廣場上??深呼吸,歸來兮,一切重新鮮活油漆工程報價

是的,讓一切鮮活起來。讓日子充滿歡聲笑語,在清晨第一次醒來時看到的就是明媚的陽光,讓午夜總是有音樂安撫。安撫對於黑夜也許太曖昧,調頻廣播,又是很久沒有觸摸的感覺,只覺得高中的黑夜全部充滿了安逸靜謐,字字青春放肆流離,背景音樂下無關鎖碎是完整的一段一段的故事,結局總是我們默認期望的悲傷,大把的淚水與不解。在調著各種頻道時就真的重新回到了那些濃郁色彩的年代,用一種優雅閒適享受,短暫急促的日子又全部被埋藏在另一場煙塵往事中,相隔彼岸求渡不得,流去匆匆無法回溯,不斷奢望的歸去,成為最大的埋藏儀式,成為遁入新時光的挽留。年年歲歲,一切都在變。每次的離開與榮歸,總有些已經發生了改變;每次的遺忘與憶起,都會有新的感受和渴望。有時疑問一直未變的會是什麼?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時候,經常聽見隔壁的叔叔說我不是我媽媽親生的,他們以為我小,聽不進去,其實我都聽進去了,並且記住了。

後來證實,我確實不是我媽媽親生的,我是別人家的孩子,從別的地方送到我現下的這個地方,一直生活著。

把我生出來的那個媽媽是我的干娘,我的親生爸爸是我的干爹,干娘跟我媽媽約好,孩子送走了,舗汎苆但還是認她做干娘,逢年過節還是要按照道統習俗上門拜訪、送禮,我媽媽不能拒絕,因為她帶走了干娘身上的一塊肉影印

高中的一年中秋節,我到干娘家送禮的時候她把真相告訴了我,說我是她的孩子,當年因為人口生育抓得緊,家裡已經有兩個女兒,再加上我,經濟負擔不上,所以只有送人。我回憶起當時的情景︰干娘淚眼婆娑,訴說著自己的不是,我反而顯得鎮靜,因為這結果我早已在心裡有數,我沒有恨她,真的。她叫我想哭就哭出來,還問我是不是很恨她,我都說︰沒有。在我的思想裡面,生娘跟養娘都是讓我得以存在在這個地球上的必要條件。

從那次以後,我媽媽變得焦慮起來,每逢過節,她都催我快點回來,不要逗留在干娘那太久,而我干娘也生氣起來,她說她並沒有要拿回我的意思,她只是想認回我這個女兒,只是想我把她的這個家也當成一個家,我媽媽卻固執的不這樣認為。這兩個媽媽,曾經有一段時間為了她們共同的女兒幾乎竭斯底裡五十肩

我感覺自己很幸運,因為我有兩個媽媽。雖然說干娘把我送出去了,但她一直惦記著她的小女兒,從來沒忘記。她每年用過節的那幾天把她認為欠我的都還給我,雖然說干娘沒有參與進我這十幾年的人生歷程,但母愛無先後,她還深深的疼著我,她是一位偉大的母親Shipping Forwarder

而我媽媽一直視我如己出,把哥哥跟我都擺在一個位置上,我越是長大,媽媽對我越是寵愛,在她的概念裡,我早已不是別人家的孩子,我是她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她也是一位偉大的母親。

生我的、養我的,都是上天恩賜給我的,既是如此珍貴的禮物,又何談恨呢?

媽媽們,你們都無私的愛著我,那作為女兒,我也都用力的、用心的愛著你們。

我慶幸有兩個媽媽,這個媽媽潑辣而嚴厲,那個媽媽溫柔而慈祥。

結果,我擁有兩種不同的福祉。


相关内容:顯示|第一|喝水|​眼睛|發生|情不||多走路|降低對|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