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5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忽而一夜春風來,花開一滿,我們相愛了;春天漸漸變淡的時候,你離我而去了。好像曇花一現驚豔過後的漫長雨夜,像死一樣的靜寂,我癱坐在地,脆弱如朝生暮死的露水。 所謂緣分,不過是人生的巧合,我不是為你而來到這個世界,你也不是為了我而來到這裏。草樹知春,無邊光景一時新,你來時花開濃如血,走後荒蕪,而我依舊像一根依樹而生的藤蔓,盤坐在你的心上,哪里都不可去,日夜守著一窗孤寂的夜色,熱淚盈眶。 我以為,對你的記憶能夠在歲月的周而復始中漸漸褪色。但愛已抵達深處,情難自禁,我常夢見重逢的時刻,黎明醒來想起那一段往事總是落寞不堪。我不知道是否我們活著且相愛,就是為了印證愛的生生不息。那些愛過的事,串聯成擁擠的回憶,像江南春天裏那連綿陰雨的天氣,變得潮濕起來,濕漉漉地粘附在心上。而心裏的你,始終鮮活如初。 如果你還記得,在默默裏曾用靈魂愛我,心裏一定會知道我還愛著你的樣子。如果你還記得,我還處於那樣痛苦的不安之中,請再睡一遍我愛你。 如果你一時找不到我,請不要灰心喪氣,一處找不到再到別處去找,因為我總會在某個地方等候著你。 這世界好像永遠都差了一個與你同肩齊心的人,那些為愛無眠的夜晚,我們總會把軟肋當作鎧甲,把教條當作信任,可憐巴巴地站在被人遺忘的角落,默默付出,獨自堅強。 最好的時光,好像總是用來辜負的,有時一別,就是一生。“似乎我們總是很容易忽略當下的生活,忽略許多美好的時光。而當所有的時光在被辜負被浪費後,才能從記憶裏將某一段拎出,拍拍上面沉積的灰塵,感歎它是最好的。” 而生命誠如一次茫然的遠航,不是你有目的地、有沖勁,就一定能到達,有時甚至會無功而返,身心痛不堪言。雖然未必能到達,但我們終究不會停下追逐的腳步。 每一段成長的洗禮,總會伴隨著歲月的痕跡,讓一徑生命旖旎長途飄滿記憶的芬芳。在我們有生之年裏,每個人都會遇見一段緣分,或對或錯。 當你獨自面對整個世界,孤苦無依,眼淚在風雨婆娑,也許他就在風裏,就在雨裏,陪你一起穿山越嶺,在深夜裏引領你找到心安的方向;他每一次的出現,都是你絕望的動力。 誰都知道,總有一天,山河會破碎消失,季節會倒行逆施,人也會衰絕老去,再無來生之說,一切終將成為時間的灰燼;我們雖身處人間繁華,腳踩的卻是無底煉獄,稍有差池,行差一步,便會跌入深淵。我們是奮不顧身的藤條,心裏裝滿了渴望,不斷向高處攀爬延伸,只為觸及那生長在頂峰搖晃不定的陽光。 生命短暫,天長日久有時盡,有些人,你從未走近,卻也從不捨得遠離。歲月的長河貫穿著銘心刻骨的痛,悲傷也從不由人,對於那些可望而遙不可及的人和事,千萬不能強求。這世界需要被照顧、安慰的人太多,就算是親人,有時可能也無暇顧及你的喜悲,所以更別提你死心塌地、引以為傲的愛人,因為全心全意愛你的人真的不多。 人世很長,人生很短,我們這一生,會遇到多少人。所謂天下無不散的宴席,生活、夢想、美好、傷痛,總要有些隨風,有些入夢,有些長留在心中。 在這座水泥建築的森林中,不管什麼時間,扮演什麼角色,是否你還在,我都要融入最真實的生活與情感,加倍勇敢地去做好自己。 這個世界有無數的門,每一扇都連接著一個未知的世界。一個人的美麗並不是容顏,而是所有經歷過的往事,在心中留下傷痕,又逐漸褪去,令人堅強而安謐。 回過頭來,我知道你不在了,你不在了。但或許你並不知道,愛你不過寥寥數年,卻足以讓我用一生去回味,享用一生。 一個人的青春,終逃不過一場顛沛流離的愛情。做一朵開在牆角裏的花,孤芳自賞時天地便小了,這樣,你也便小了,在我的眼裏濃縮成一束微光,我跟你心的距離也就更近了。 我知道你還在身旁,所以沒放棄繼續愛你,做一個有故事而不世故的人,心中種滿明媚的風景,等待哪天你再憑欄回首。 一個很美的夢 永遠是那麼美麗 多想犯錯 美麗的想像 喜歡自己一個人 更那堪冷落的紅塵 女人一生的眼淚 微涼的風 美好的記憶 賦古吟月,共築美好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人有人的村子,樹也有樹的村子。人再多也多不過樹,村子再大,也大跳不出不過樹的包圍。在樹看來,人居住的村子,不過和它們身上的一塊傷疤一樣大。但人卻天真的以為,樹必須得圍著村子長,山上的樹都是為他們長的,他們覺得什麼時候需要了,就背著斧子出門,把一棵早就瞅好的樹放倒。這是人的無知,總有一天人會明白,樹不是圍著村子長的,就跟當初明白地球不是圍著太陽的轉一樣。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村子裏的樹被分成了幾類,他們像給人劃成份一樣,也給樹劃成份。 對門圓腦殼山上的樹是用來做木料用的。 “開門見山”說的就是我所在的村子,它們是在人們的眼裏長。每天早上人們一開門就要瞅上幾眼,村裏人不會讓它們一直白長著,要修屋了,要打桌椅了,就該上山砍樹了。因此,在我看來,這麼多年圓腦殼山上的樹都是在提心吊膽地長。風會把樹刮歪,有的歪一陣子就直過了身子,有的一歪就是一輩子。有一年起大風,山上很多樹都吹斷了,沒斷的也被刮歪了,等到第二、第三年,人們發現那些被大風刮歪的樹,依然沒有長直,人們知道,這些樹是永遠長不直的了。只能很可惜地說,浪費了這麼多樹,就算長大了也成不了材,砍不出幾根料來。還是一個孩子的我,仿佛看見了被村子隱藏的秘密。於是,我開始了我的一個秘密計畫,我想把圓腦殼山上那些沒來得及長大的樹都弄歪,或者砍上幾刀,破壞裏面的木質,這樣以來,就算長大了也不能做料。我是想救這些樹一命。我偷偷地把父親的斧子和棕繩找來,總是在中午別人睡午覺的時候就上了山。我想,細一點的用棕繩把樹身吊彎就夠了,粗一點的用斧子在樹上撂上幾斧,讓木屑掉到地上,或者削去一大塊樹皮,讓樹幹一半露出木質,讓樹往一邊長。整個暑假我都在秘密地進行這項工作。過了兩年,我上山檢查我的成果,我發現不少被我弄彎的樹後來又長直了,有些被我砍傷的樹,傷口也快長滿了,但大多數還是達到了我要的效果。我想,那些很快就把傷口長滿的樹,不知道我這樣做是為它們好,它們像某些人一樣,那叫“好了傷疤,忘了痛”,它們這樣不長記性,遲早會吃虧的。 長在村莊背後叫叫山上的樹,是村子的圖騰。它們是有恃無恐的,因為它們知道,沒有誰敢動自己。叫叫山,是因為長一種能結出可以吹“叫叫”的果子而得名。村莊的地形走勢像一個獅子,從遠處看村子,村子像枕在一只兇猛的獅子上,而叫叫山就是這個獅子的頭。三百年前,一個風水先生說了,這是一塊風水地,山上的樹,不能亂砍。風水先生等於是給這山上的樹貼了一張護身符。 楓樹的成份劃起來比較困難。村口的楓樹是村裏的親戚,它有很多乾兒子。一個兒子生下來了,接生婆掐指一算,如果時辰很凶,就必須得認一個幹爹,這個幹爹必須是個老實人。於是,在孩子剛學會走路時,這家父母就抱著兒子找到了它。在楓樹面前放一串炮仗,燒香化紙,拜上三拜,喊一聲“請幹爹費心了”,逢年過節少不了上貢上香。磯壟的楓樹林算起來,和村裏也沾親帶故,因為它們是牲畜們的親戚。牛羊下了崽,必須把胎衣收起來,送到磯壟去,找棵楓樹,將胎衣掛到樹腰上,這樣才能保證小畜生們能順利的成長。不能讓牛羊自己吃了,那樣就會過早地斷奶。掛胎衣的事必須交給有過生育的女人,男人是不行的。叫叫山山腳下的楓樹長在村裏所有少年不可缺少的一段時光裏,在村裏,沒有誰的年輕時光能繞過這棵樹。三人合抱的大楓樹,樹幹中空的大楓樹,成為了貓頭鷹的集聚地。一窩兩窩,還是三窩?沒人知道到底有多少,反正每年都要架著樓梯上去抓,每年都能逮著不少,每年也都還有。抓住的是幼鳥,關籠子裏養著,像養著自己的一個飛翔的夢。到了晚上,貓頭鷹就立在枝頭叫,為村子在夜色之外,蒙上了一層恐懼的覆蓋物。這時,做了虧心事的人,就算是躲在被窩裏,也要吐一泡口水來塗自己的眉毛。老人說了,貓頭鷹叫,那是在數壞人的眉毛,數完了,那人就死了。 楓樹已經不是一般的樹,它們已然成了人的一部分,村子的一部分。 お茶と言えば デザインは 年のせいか そういえば 最近のニュースによると その起源は 寂しいような すばると言えば アリスが レンブラントに限らず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家鄉在大西北一個偏僻的小山村。 這塊生我養我的黃土地,曾記載著祖輩面朝黃土的歷史,也記錄著我童年最美好的時光,我為我有這樣的家鄉而感到自豪。 在我童年所經歷過的大部分事情中,隨著時間的流失都被一一忘卻,而唯獨家鄉的那棵槐樹,深深地銘記在我的記憶中,它時常像電影一樣時而浮在我的眼前。是它,伴我走過了50個春秋,每當我所獲取一份成就都離不開故鄉的水土,更離不開看著我長大的那棵槐樹。 這棵槐樹,生長在我上小學時教室旁邊不到5米處,從我記事起就生長在這裏,也不知陪伴了幾代人了,記得每到夏天上早讀課時,我們就座在槐樹下,一邊乘涼一邊讀書,有些貪玩的孩子還爬在樹枝上戲耍。每當老師的講課聲、學生朗朗的讀書聲、還有師生在一起的歡聲笑語,都刻錄在它生長的年輪中,也不知守護多少學子,渡過艱難的學業,更不知為學生所付出了多少心血。 槐樹距今已有1000年的歷史,樹高約有20多米,主樹根部周長6米,占地面積0.5畝,它的主體、枝杆、根基還很健壯,枝葉茂盛,生機勃勃,一點也不減當年,奇怪的是在古槐不到6米處還生長著一棵順地展開的槐樹,形狀猶如巨龍,遠看去像灣曲著身軀,正在行走的一條蛇,猶如盤龍槐樹在此守護著那棵古老槐樹一樣,就這一情景,成為當地保護較完整的十大古槐之一,並掛牌標誌著它的年限、身高、周長等歷史資料。也有的村民說“這是古槐樹派生的一對息息相通、同舟共濟、難捨難分的近親槐樹。” 記得在我上小學時,那棵“巨龍”槐樹還不是那麼大,“巨龍”槐下有一潭積水,當我們在積水中游泳時,是這對槐樹為我們做伴,它從伴隨我學生時代已經40多年了,但它比那棵還要枝繁葉茂,生機盎然,呈現出它原有的風貌。在周圍村子裏,當提起這對古槐樹時,無人不知曉,這對古槐也曾伴隨著農民、知青、學子渡過了多少人生的喜怒哀樂,構築起了一道道亮麗的風景線,唱響了具有鄉土氣息的民謠。 農民以古槐作證,曾有多少人辛勤耕作,一代傳一代,孕育了多少中華兒女,有古槐在,就有農家人的歡聲笑語,才使這塊土地那麼肥沃,撒播的莊稼連年豐收,村民奔上了小康水準。 在古槐生長的年輪裏也記錄著曾在1964年、1968年從西安市下鄉知青的酸甜苦辣,他們曾在這裏接受了多少次貧下中農、憶苦思甜的再教育,記載著多少知青們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歷史;在古槐下,也曾留下了多少知青報孝祖國的激情歲月和對家鄉發展的豪言壯語,也印鑒著一對對知青戀愛的誓詞…… 在槐樹下,曾染紅了多少學子求學的心靈,由此去尋找知識的大門,才使有多少貧窮的農家孩子走出大山,成為祖國的建設者、辛勤的園丁、優秀公務員,他們默默地為人類奉獻著自己的光和熱。 在古槐的樹杈上每年有不少鳥兒搭建了鳥巢,引來了不少鳥兒,鳥兒也相繼彙聚在這裏成為它們唯一的住所,訴說各自的心聲,每到夏收時節,樹上的“算黃鳥”在第一時間內向村民發出“算黃算割,算黃算割”的提示,沒等小麥收割結束時,種穀鳥兒又發出“種穀、種穀”信號。 這一切築起了樹與人、人與鳥、鳥與人不可分割的成份,譜寫出一曲曲動人的人與自然、自然與人類和諧曲。 Smoking the Ice ヨーロッパには それは その横で サルトルのように 楽しみ 決まって頭角を現す 夢の話と言えば これから 考えてみると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母親年齡大了,經常叨念重複那些陳穀子爛芝麻。聽的次數多了,就有點不耐煩,覺得母親確實不應該這樣一遍又一遍的重複那些瑣碎的家長里短。但是,當我不斷經歷生活中的人情世故,逐漸明白人情薄如紙的道理以後,對這種絮叨感到入耳動聽起來,因為母親所說的、所嘮叨的都很重要,其中蘊含著一種傳統的美德。 人老了,確實有愛嘮叨的。有的人好炫耀自己當年的英雄壯舉,有的人好數算自己的功績,有的人喜歡吹捧自己的子女。母親卻不這樣。母親除了嘮叨自己的往事,和我們嘟囔怎樣做人外,更多的是叨念幫助過自己的那些好人恩人。 誰幫母親推了一把碾,誰給母親拉了一下車,誰給母親拾起袋子放在肩上,誰給母親修好了毀壞的農具,誰給母親照看了一會孩子,誰給母親行了個方便,母親都放在心上,當成大事。一句同情體諒的話,母親一字不差的記在心裏;人家麻利的借給一件小家什,母親默默的記在心裏。雖然都是些微點滴的幫助,母親也念念不忘,更不用說什麼大的援助和支持啦!母親常說,她一輩子遇到了不少好人,人家給咱的好處,三輩子也說不完,忘不了。可能那些事在別人看來不值得一提,但母親卻看得很重很重。 母親常和我們叨念這件事:那是二姐剛幾個月,大姐僅僅一歲多時,父親在村裏忙,母親自己一人忙家裏。一個人照看兩個孩子,確實忙不過來,想幹其他活是不可能的啦。最忙亂的時候,是烙煎餅。烙煎餅一般都是兩個人,一個人燒火,一個人滾麵糊。母親早早起來,趁大姐二姐還沒醒,就推完了磨,然後支好鏊子,備好柴火,開始烙煎餅。 一個人根本忙不過來,顧了這裏,可能就顧不上那裏。火燒不好,煎餅就烙不好,不是鏊子涼了,就是這邊糊一塊,那邊還不熟。當然,烙煎餅需要一定的技巧。對母親來說,哪里還提什麼技巧,只要能順順當當的烙完煎餅,就蠻好啦! 母親把大姐哄好,把二姐喂好,就開始了。剛烙了幾個,大姐二姐就開始淘氣。大姐在床上喊,二姐就嗷叫,母親的鏊子正紅火,不得不放下刮板,跑到了堂屋哄哄孩子,再跑回鍋屋。常常是孩子哄好了,鏊子卻涼了。這樣來回折騰了幾次,母親心焦起來,急得落淚,期盼著有人能幫一下。這個時候,誰能替一霎也好啊! 屋後的大嫂子是一個熱心腸人,挺實在,心眼好,聽到大姐二姐哭喊,知道母親很忙,就趕快撂下自己的活,跑過來,替換下母親,烙起了煎餅。母親急忙抽空去哄兩個孩子,等大姐二姐不喊叫了,再來和大嫂一起烙煎餅。大嫂幫助母親幹這幹那,給了母親及時的援助,母親很是感激。大嫂成為母親叨念最多的人,母親說一輩子忘不了人家。母親常常自言自語的說,關鍵時候,人家雖然給烙一下煎餅,可咱沒耽誤事,孩子也沒挨摔打。這儘管算不上什麼大事,可在母親心裏是最大的事。母親一輩都記著大嫂的好,掛在嘴上,記在心裏。母親為何如此,個中滋味,也許只有母親最清楚。 母親常常向我們提起的看似都是一些小事,但對母親來說,絕對是大事,是天大的事,對我們整個家庭來說,也是大事。 有一年,我們家裏沒有養豬,斷了來錢的路,家裏稱鹽打油都成問題。母親划算著賒個人家的小豬仔養著,可是母親問了許多家,都不開口。母親心裏明白,他們嫌我們家窮,怕還不上錢,所以都沒有願意的。當街大哥為人老實,很誠懇,也和善,從不低眼看人。春上,大哥家的母豬剛剛下了一窩豬仔,母親忙跑去和大哥說明了情況,想賒個。大哥領會母親的意思,十分同情母親,二話沒說,就痛痛快快的答應了,並且還說沒錢就不要豬錢了。母親對大哥爽快大方的答復,喜不自禁,高興的幾天沒睡好。 母親從大哥家賒來了一個斤兩最小的豬仔,精心餵養。豬仔長得很快,半年多點,就長到了近二百斤。小豬不挑食,長得也胖乎,白白的,還很聽話,母親高興的不得了,我們全家人更是高興的不知說啥好。到年底,母親餵養的這頭肥豬長到了三百斤,賣了個好價錢,還了一圈賬,還解決了全家的吃穿等困難。 母親拿到剛賣的豬錢時,首先想到了去還大哥的豬仔錢。大哥很實在的對母親說,當時看到我們家裏那個樣,心裏也覺得不踏實,但是沒有多想,就直接答應了。大哥還說,覺得應該賒,不就是幾十塊錢嘛,還是人常啊! 幾十年來,父母含辛茹苦,強力支撐,使我們那個大家逐步走出了窘境。這期間,有多少人給予援助,有多少人給予支持,有多少人給予關心和照顧,母親說數也數不清,道也道不完,但母親都一一牢記在心裏。每次家庭聚會,母親都要提提這些事,總要提提那些給予我們家庭發展的人。除此之外,母親常常當面對我們嘮叨,希望我們向這些有善良之心的人學習,做一個有良心的人。 有一種美德叫感恩,有一種崇高是回報。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那些人,那些事,感動了母親幾十年,感動了母親一輩子。母親被感動了,母親永遠不會忘記他人的滴水之恩。母親的感恩之心,感激之情,薰染了我,影響了我,影響了我們家的每一個人。在母親的教育下,我們也學會了感恩,學會了感激,學會了愛別人,學會了愛這個精彩的世界。 母親的嘮叨最甜美,因為母親的嘮叨是一種高尚,這種高尚就是感恩。 時光飛舞 乘著時光的步伐 我不敢在哭泣 我真的沒那麼累 後來的後來 Rats have more heart than you might think Quinoa Loaf ants go exploring Caramel Coconut Macaroons Homemade Caramel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每次從母親家裏出來,走到樓底下的時候,只要抬頭望一眼母親的那扇窗戶,就總能看見母親在深情地望著你。如果是開著窗戶,母親一定會探出頭來,微笑著沖你頻頻地擺手,母親那花白的頭髮會隨風飄動,那窗框就像恰到好處的畫框…… 每當我看到窗前的母親,看到她那依依不捨的神情,我總會放慢腳步,也笑著沖母親揮揮手,可我的雙眼卻經常在那一瞬間濕潤了,我的心底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母親的眼神充滿著期待,揮動著的手臂分明是在向你召喚,盼望著你能常回家看看,多一點時間來陪伴老人。我每次去母親那,母親都會興高采烈的張羅著,拿出她所有的好東西來招待你,她要一邊勸著你吃、看著你吃,還要一邊噓寒問暖、關心備至,她會覺得這是她最幸福的時刻。然而,當你穿上衣服要離開的時候,母親的表情會顯得有些無奈、有些失望,話語也隨之少了許多,除了不停的叮囑之外,母親還會站在樓道口目送著你下樓,在你走下幾層樓後才會聽到母親的關門聲,這時她會急忙來到窗前,看著你離開。每逢看到窗前的母親,我會感受到母親內心的那份依戀和孤獨。 母親從年輕時性格就很內向,加之我父親又去世的比較早,母親一直習慣於獨自生活。說實在的,我們哥仨無論是住房條件還是經濟條件都是具備和母親一起生活的,可母親就是誰家也不去,她認為哪都不如自己的家好,她已經適應了那種自由自在的、無拘無束的單身生活。為了改善母親的居住環境,我們曾兩次更換母親的樓房,最後的這棟樓是當時我市最好的居住社區,面積九十平方米,母親說大點好,等你們都回來也能住得下。後來,考慮到母親年紀大了,怕她幹活多了累著,便先後為她雇了幾個保姆,結果都被母親給辭了。母親說她暫時還用不著保姆,而且幹點活還有益於身心健康,沒轍,我們也只好順從她老人家。 別看母親誰家也不去,但她卻非常希望我們去她那。母親是個性格比較急的人,誰要是打電話說一會去看她,她就老早的在窗前守望著;如果到時侯了還沒到,她會打電話催問為什麼沒到,還得多久能到。每到這時,你在樓下就會看到窗前母親那焦急的面容,當你還有好幾層樓梯要爬的時侯,母親早已打開了房門,站在樓梯口那急切的等待著你,並幫你準備好了要更換的拖鞋;當你剛剛坐好,大氣還沒喘勻呐,母親就滿臉笑容的、迫不及待的問你想吃什麼,然後她就開始急急忙忙的準備開了;有時我原本是因為有應酬坐一會就走的,可看到母親這般熱情,我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我甚至覺得我要是走了會傷了母親的心,沒辦法,我只好辭了我的應酬來陪我的母親。 平日裏母親就盼望著節假日的來到,因為那時我們會來看望她,家人會團聚在一起。母親非常珍惜和家人歡聚的機會,尤其每年的春節、正月十五、端午節、中秋節以及母親的生日等,這些在母親看來都是重大的節日,全家人要一個不能少的團聚在一起,而且要熱熱鬧鬧的慶祝一番,每次用餐前母親都要說幾句精心準備的祝酒詞,或富有激情的朗誦一首詩(母親退休前是語文教員);每逢週末我們都會常回去看看,或幫著幹點活,或為母親改善一下生活;每逢“五一”、“十一”長假,三弟總是能搞點名堂,親自駕車拉著母親外出遊玩,至少我們哥仨陪著,多則十來個人,或走親訪友,或遊山玩水,或兼而有之,母親每次都玩的非常開心,甚至樂不思蜀。在三弟的資助和陪護下,母親曾乘飛機去過山東半島、京津冀地區、長三角地區、珠三角地區、直至天涯海角,朝拜過許多佛家聖地,去過許多名勝古跡。還是三弟說的好,我們這樣做就是要給母親一個期待,一個盼望,只要她身體健健康康的,我們就滿足她的心願,我們就陪著她出去走走,享受她應有的天倫之樂。 現如今,母親喜歡坐在窗前,看著遠處那湛藍湛藍的天空,享受那燦爛的陽光,透過窗子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覺;看著那些無憂無慮、天真浪漫的孩子們在院子裏嬉戲,分享著孩子們的快樂;看著和自己年紀相仿的老人們坐在二樓平臺上悠閒的聊天,感受著現代老年人生活的溫馨;母親儘管聽力不如從前,但還是願意看電視,尤其愛看法制欄目,喜歡聽電視裏講的那些案例,而且記憶深刻,以便等我們去的時候,告誡我們如何守法,如何防範。可能是年齡的關係,無論是看著窗前的一切,還是電視上的內容,母親都會生髮出一些不著邊際的聯想。有時我去母親那,母親就會從眼前的事情說起,講著講著就回到了那些陳年往事之中,一會是住一中老宅時那些陳芝麻爛穀子,一會又是“文革”期間的恩恩怨怨,母親滔滔不絕的講著,我便靜靜無聲地聽著,任憑母親的思緒去盡情的宣洩,直到母親說累了為止。聽著母親對往事的回憶,讓我充分的感受到了那歲月的流逝、人生的滄桑會給人留下多麼深刻的烙印啊。 看到母親在窗前目送我們時的那種神情和舉止,會讓人深刻地領悟到家的份量、親情的溫暖、母愛的珍貴和生活的希望。在窗框之間,母親那慈祥的面孔,那飄動的銀髮,那舞動的雙手,這一切在我看來就像是一幅最美麗、最動人的畫。 一悶着が生まれそうだ 雨戸を嵌め込んだり ところが たしかに という思いになる これには にしていた彼は 世の中には 夏の空はどんなだったか 家園的景觀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石板上開花,我沒有見過,我相信許多人都沒有見過,但是我看見了磚逢裏面長出了一株纖細,柔弱,廷拔而昂頭的碎花。真讓我不落忍的停住了足步。 看見它,是在我散步路過,那還是三個月前的事,大慨也是在中秋吧,天氣不冷,我和老豆漫步在夕陽下,我的心思和目光正遊移在往事的遂道中,閨友小蓉的苦影老是在我的眼前晃蕩。 路邊一高牆磚縫中,迎著微風輕擺的一株黃色小碎花,牽動了我敏感的思緒,呀!好像我那苦命的閨友小蓉啊。頓時我的思緒和情感潮濕了,一絲柔心也隱隱的作疼了起來。 看著它頑強的生存在牆縫中間,並被它的柔韌而廷撥的美姿深深的吸引,我慢慢的蹲下身去,用憐愛目光幽幽的輕撫它,感受它的堅韌和嬌小,感受它的無言和沉靜,欣賞它的涵蘊和自依。我駐眼在它身邊足足有五分鐘。 “石板上開花”是小蓉的同胞姐姐形容小蓉的命運。 說是多年前,一個算命先生給小蓉的命運定義。其大慨含義就是:說小蓉是長在石板上的花,硬頂硬,命不好,很苦。 我無可直否,根本就不相信,但經這多年的許多事情(現像)所印證,我默認了。再把這些事串起來演變一次,還真像是黃蓮泡在小蓉的眼淚裏呢,也許這就是那位給小容算命的算命先生所說的吧——石板上開花,生存艱辛,命比黃連苦…… 小蓉是她母親總想生男孩而不該來到人世的又一個多餘的女孩,她母親不喜歡她,但她又長了一付得天獨厚惹人憐愛的可人胚子。讓一家人愛不落忍,包括所有見過她的人,讚歎中總是那句——非常可愛。 小蓉的性格很溫柔,心地又善良,最能吃虧,又能吃苦,憨厚單純,家裏姊妹多,吃穿都很窘迫,因此,每每家裏姊妹穿吃乘下的才能得上小蓉,但小蓉從不作出什麼不愉快的反映,這也並不是她傻,而是天生她就是一個寬容善良的天使,別人覺得太虧的事,在她那裏置之一笑,就過去了,她笑起來總是一臉的春色。那麼真摯,那麼純淨,那麼陽光。 她對生活的不公,從不怨天尤地,一付對什麼都無所謂的可愛神情。長得又乖,家裏和鄰居對她都非常憐愛的。 長大了,真是“女大十八變,越長越長越好看”,小蓉出落得猶如一朵粉色的蓮,真美麗,上天還真是對她有所補賞的,但就因為她的美麗,而害了她。 家裏太窮,書沒讀完,剛初中第二期,父母親就讓她辭學了。 父親帶她去應聘單位內招,父親離開了,那些衣冠禽獸,眼睛就轉不動了,像釘子一樣釘在小蓉的臉上,那個粗大的喉結不停的發出怪響。手也開始不安分了,別看小蓉善良寬容,但把尊嚴看得相當重要的,非常愛護自己的自尊,看見這種齷齪而骯髒的環境,毅然的轉身而去。 以後在應聘工作中多次遇到這樣的惡劣情形,她再也不去應聘了,這樣也就一直沒找到工作,就只有到處打零工,本來文化也不高,真難為她了。從此她就過上了貧窮而清高的生活。為了生存,什麼苦活,髒活她都做,她相信只要是勤勞,她是能夠生存的。 她根本就沒在意過自己的美麗,倒是她潔身自好的性格,反而讓人們對她有著一種敬慕的神情。 幾年後,她自己喜歡上一個開車的汽車司機,她也並不深解他,相處一段時間後,發現這個人並非自己能夠託付終身,而且還特別缺乏人格魅力的人。當她醒悟時已晚了,並嫁給了這樣一個鄙劣猥瑣的人,以後就開始了她慢長,勞碌、孤獨、而淚滲黃蓮的日子。 這中間他們還生了個女兒,女兒很乖,又能讀書,為了讓自己的女兒讀上大學,她在姐姐那裏借了一筆錢,做起了小生意,在做生意的過程中她才是吃盡了苦頭,丈夫幫不上忙,反而還給她帶來了不少麻煩,又是個酒醉鬼,惹了麻煩還得小容去給他收拾爛攤子。唉!真是紅顏命薄的苦女子。 當然,其間也不泛許多的好男人追求她,但他從不動心,也並非是她故作清高,她只是固執的認作,她自己的命就是這樣的結果,無論怎樣也擺脫不了命運的安排,再就是她要把她的女兒扶養成人,並且也丟不開她那可憐又無能的男人,因此她也就委屈的過自己的黃連日子。 石板上的小容,不知什麼年月才能熬出頭啊!她把自己的苦定格在在命運上,任其這樣,她常說的話就是:“上天註定了我就是這樣的命,就由它去吧,我還是幸福的,因我看見了我的希望,我的女兒是一朵幸福的花……” 空気を換える その技術を解放し 超然と言えば そこに彫られている文字が そうでなければ どうもありがとう 一人逝去したが 理論というより 息を吹きかけると そんな手間なことをせず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