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為深埋的憂鬱嘆息一次"傷心只有一次,孤單只有一次,後悔只有一次,對自己所做的只有那麼一次,那一次次就便成為那個美好的夢幻,深深地藏在我們的心中,回憶起它,帶著濃濃的古老的氣息,縈繞在我們的腦海中……相信自己! 早上就有清薄的寒霧飄渺在山間水上衣角。我靠在臨河的車站等車,被那份濕冷滲得有些避縮,然後,忽然被一陣琴聲吸引了。 循聲望去,那棵落葉的榕樹底下,立著一個街頭音樂家。大約中年的樣子,正微閉著眼,用他的小提琴奏著一首我說不上名字的樂曲。也不清楚,他的哪一點忽然觸動了我。也許,是他那有些殘舊但乾淨的衣著;也許,是他臉上的那抹深刻的憂鬱。我開始認真聽他拉的曲子。很清涼的調子,如風裡的嘆息,如落葉的哀怨,是城市裡最後一篇真實的哀傷,婉轉著生命的絕艷。小提琴細細的,訴著如影隨形的無奈與悲哀。我聽入了神,心,一點點地被鬱鬱填滿,思絮飄進許多不可知的愁裡…… 他奏完了,卻沒有人給他掌聲和零錢。我望著這孤零零的街頭藝術家,忽然起了一股衝動。於是跑上去,把錢包打開,裡面還十來歐元,我把紙幣和鋼崩統統丟到了他面前的小竹籃裡。他顯然有些驚訝,認真看我的眼睛。他有雙湛藍的眼,也許是因為顏色淺,所以,顯得非常法溫柔。 “謝謝!”他說 我有些臉紅,於是問他:“這首曲子很好聽,叫什麼呢?” 他露一個淺笑,“叫作“憂傷的流年”,是我寫的,很高興你喜歡!” 心,還在那份清澈的迂迴裡沉淪,於是幻想著,這音樂是為著紀念一份刻骨銘心的感情,或者,是一份對人生艱辛的悲愴感悟,又或者…… 我沒有再問,任想像悠遠的馳騁。總之,這純粹的憂鬱感動了我,於是請求他再奏“憂傷的流年”。他的眼智慧的了解的凝視著我,彷彿看穿了我的心緒。然後微微搖搖頭,他說:“憂傷,每天只能演奏一次!” 他還是奏了,但是拉的是《卡門》和另幾首歡快的小提琴曲。音樂快樂無拘的跳躍著,說不出的俏皮與歡樂,那份飛揚吹散了初冬的霧氣。我怔住了,看著聽著,音樂里,他的眼波里,驀然,體會到種靈魂深處的關懷與撫慰。 人生有太多的無奈與辛苦,為感情,為事業,為生活。每個人的心底,似乎,都埋藏著不願示人的脆弱。音樂,藝術,文學,多可成為人們發洩或療傷的聖藥。 他只是個自由的也許潦倒的街頭音樂家。但是,他善感的心似乎已經了悟了那刻我心中的清冷。所以,他告訴我,悲傷,每天只能演奏一次! 每天,為深埋的憂鬱嘆息一次。不可沉淪,因為每個人都還有要面對的生活與責任。如若迷失在流轉的歲月,只會耽擱了行程,在明天繼續為今日的傷感而歎息。如果你肯用心的去發覺,我們擁有更多的,該是愛和情感。穿梭不息的時光裡,我們還要相信幸福,相信感動,相信人世間,純粹的理解帶來的歡欣!

相關標簽:香港本地遊 | 婚紗攝影 | 婚禮攝影 | 過濾器 | 上門補習 | 補習介紹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