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書店被一本書的名字吸引---《嫁給風的女孩》。從外面回來,微微的暑氣和著書房的書卷的氣息沉澱著,一直在回放著《風居住的街道》,悠揚的二胡和清麗的鋼琴纏綿、糾結、相依相訴卻永遠不能融合在一起……我一直愛著風,愛著的很多人也都和風有關:天化是風之旅人,尼克斯在風裡彈一曲小夜曲,小久和小忠是御風的守護,吉貝爾在窗台上看著鳥兒樹影微笑,沙法爾張開雙翼,還有千年後的狂醉和俠氣,卻有人僅愛在微風午後的公園裡做“薪水小偷”……於是天地間拉起一曲悠揚的小調,臉上有疤的男子笑得陽光又不羈,乾脆利落的留下最後的背影;於是他溫柔又悲傷的說:請你把恨我作為前進的動力,請你殺了我;於是他就像磁石的兩極,倉皇的退卻,兩步一低頭,竟是天塹;於是他用自己的鮮血換來最後的告別;於是他笑咪咪的呼喚:拉潔愛兒小天使,今天天氣真好,我們去花園裡喝茶吧;於是他說:對不起……

我站在時間的中間,指尖沙,夢中人,我留得住什麼?一如風吹過,空曠又溫柔,是最遙遠的愛戀,最曖昧的守候,最甜美的癡情……無論怎樣伸長手也觸不到你的傷口,無論怎樣哭泣也夠不到你的孤影煢煢,鋼琴的清音孤零零的在小巷街道上敲響,似孤寂又心疼的腳步迴盪,在追尋,誰如風的身影和氣息,當二胡溫柔綿長又那麼熟悉的踏風而來,其實從未離開,就像他從未回來,但風真實的吹過,一瞬間就是懷抱溫柔笑容依舊。原來其實他的生命比我要悠長,就像我翻開古卷依舊看得到那一襲青衫一柄冷劍一首首絕唱,但卻不是他睜開依舊清亮的眸子時,還能看到那雙為他流淚為他歡笑的眼睛……原來,是我最後丟下了你,是我,先轉身離開,迷失在漸漸襲來的時光裡……其實,我們是一樣的,百年錯夢,千年流轉,堪堪在時光的兩端凝望,微笑,撫上虛空的天塹迷茫,相見爭如不見,有情還似無情。風跨越的山谷呼嘯而來,在身邊輾轉纏綿,轉眼又消失不見,最後寂寞的,還是他……

二胡還在空空的街道裡徬徨,戀戀不捨的尋找什麼,就像綿綿潮水絲絲流沙在慢慢的去而往回的退卻,一步三回頭,遠遠的響起鋼琴最後的幾點清音如夢似幻,是真實存在還是幻想中的思戀不絕……請等我吧,在下一個時空,我還是會愛上你的笑容,哪怕還是這樣甜美又苦澀的守候,請等我……原來這是最適合我們的歌,纏綿、糾結、相依相訴卻永遠不能融合在一起……

我最初的追尋,你最後的等待,撫上斑駁模糊了的鏡子,睜開許久未張開的清亮的眼眸,你是否還記得為我挽上的那一支釵,我是否還掬著那一些淚?你最後的呼喚是我最初追尋時的引導,與輪迴宿命無關,僅僅是,還記得那份不變的愛戀和長長的、長長的等待的誓約……

雖然,可能永遠都錯過,那些時光與空間……

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ing to get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