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無法捉摸的,是隱藏在我們靈魂深處的寂寞,那飄渺的、無邊的、墨染的、凝滯的寂寞。

也許,每一人天生都是極其寂寞的,這是生硬的宿命,也是尖銳的真實。

只不過,有些人在人世的嘈雜中無暇顧及這份寂寞的侵襲,任它自生自滅;而有些人,自始至終都對這份寂寞的存在心知肚明,獨自品味。

在塵世間行走,每一個人都必須忍受現實的重重枷鎖。無論是有形的亦或是無形的,天生的亦或是後來的,別人強加的亦或是自找的,來自權利的亦或是來自義務的,道德的亦或是不道德的……

我們需要顧及到的方方面面實在是不計其數,只能逼迫自己嘗試著在擁擠的人潮中做一個安分守己的角色。道德規範的約束時時告誡我們必須學會容忍、退讓、謙和、順受,否則生活的秩序必將大亂。有多少人能夠在痛苦的時候可以肆無忌憚的放聲痛哭?在憤怒的時候能夠隨心所欲的搗毀一切?除非這個人是無知的孩童,是癲狂的瘋子,假如都不是,那就必須先學著壓抑與克制自己。

惟有在這最私密的寂寞空間裡,我們才可以做回最自由的、最任性的、最率真的自己。

寂寞,並非是哪一個人的私有產物,它可以像空氣一樣無孔不入,像雨絲一樣連綿不絕,像色彩一樣歡快蕩漾,像聲音一樣輕俏流利……

此時此刻,外界的所有喧囂都不再與我息息相關,一切都只接觸浮淺的感官,感受到音樂的款柔,感受到熱度的躁動,感受到雨落的飄忽,感受到天晴的勻淨,感受到思想的飄忽,感受到心靈的塵封;而初初一接觸到,那感覺卻倏然就此逸去,迅速的逸去。拉不住,也抓不著;或者,我根本就不想去拉住,也不想去抓住。

就那樣,無遮無擋的聽憑著那種寂寞的感覺輕輕掠過,就如同它們緩緩泅渡而來那般悠悠飄過。

無論我是否感知到寂寞的存在,日子依然周而復始的由一個早晨滑落到一個夜晚,又從一個夜晚滑落到一個早晨。窗簾拉開了,又合攏,再拉開。

同樣那一方在我眼中淡然的天空,同樣的那一列寂然的屋頂,同樣的那般零零落落,似在另一個世界生活著的足音。

朦朦朧朧之中,只覺得一切都不屬於我,我也不屬於一切。

似乎,我已經在潛移默化間被時光遺忘在了這清寂的一角;而我在這清寂的一角也遺忘了時光,只是淺淺柔柔的與寂寞恣情細語呢喃。

那小心翼翼隱匿著的寂寞,曾經伴隨著我們迎接每一縷晨光的初現,揮別每一片晚霞的消逝,它固守著最初的脈脈衷情,不會感到厭倦,亦不會覺得單調乏味。

它,始終不曾真正遠離,只是以各種各樣的姿勢呈現在我們四周,悠閒自得。

或許,寂寞只是一種古怪而激動的情感,有時令我牢騷滿腹,有又彷若夢囈般無法描繪。

也許我在清醒之後,都無法完全領悟那其中所蘊含的重重奧秘與玄機。

或許,寂寞並不是什麼可怕的東西;它,僅僅只是一種若有若無的感覺,隱隱約約的存在著。這世間,惟有它具有足夠的力量,引領人類去尋覓塵世中唯一不會背棄自己、不會輕藐自己、不會嘲笑自己的諧和與溫軟。

因為,只有沉浸在寂寞的國度裡,我們才會有完全投入的心境,去思考自己過去、現在與未來的種種因由,讓那寂寞的清幽,滌去心靈上的塵;讓那寂寞的安閒,抹去思想上的俗。不斷地修補完善自己的生命,不斷地重新締造自己的生命,我們的人生也因此而變得愈加完滿,愈加流光溢彩。

當我在不經意間,觸摸到了寂寞光滑的羽翼,我不願大聲的呼喊,也不會默默的流淚;我可以不隨著情感此起彼伏,可以沒有一絲欲求,沒有漫溢的悸動,也沒有似水的沉靜。

只是,我會悠然地、含蓄地把寂寞的渺遠與不可企及緊緊擁攬入懷抱,讓自己在寂寞裡竭盡全力的安靜下來,啃嚙專屬於自己的那一份華麗寂寞……

豬大腸的食療作用|瑩閃亮的珠|五味雜陳的人生|故鄉的漁村|如何泡幹海帶|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