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們不會再見,誰料,你竟捎來侍者送信,約我到沈園一聚。我自然如斯應約。

那夜,月明星稀。

你將我擁入懷中,似要將我融於你身體一般,以解相思之情。

幾日未見,相思瘋長,表哥,原來你同我一樣。
  
我們鴛夢重續,燕好如初。我以為我們可以一直這樣,即使已非夫妻,也能日日相見。然而我卻不知道,我太過於天真。

姑姑已知道你夜夜與我私會,她並未道破,只是讓你另娶她人。

爹知道此事後,似是礙不過面子,便也急著將我出嫁。可我知道,被休女子,很難再嫁。所以我願,可我也無法忤逆爹。
  
我嫁的那個人,叫趙士埕。

再一次踏上花轎,心境早已不同幾年前。這次的成親儀式很簡單,沒有鳴鑼擊鼓,沒有人群喧囂,有的只是我的新夫君趙士埕。
  
表哥,你娶王氏的時候,性情,是否也同我一樣?那樣的絕望,哀傷……

艷紅的嫁衣披在身上,卻像是染了一身的鮮血。沒有感覺了,什麼感覺,也沒有。身子方佛被抽空了一般。

加入趙家後,時間就突然空餘出來了許多。每日無所事事,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想你。想著你為我描眉,為我綰發,為我簪上那支,釵頭鳳。而現在,你身旁的那個位置,已換成了王氏。有那樣溫順而雅的妻子,夫復何求?
  
想著想著,淚水便奪眶而出。

我清晰地記得成親那晚你的窘迫,記得你我之間的種種,甚至你對我說過的每一句話,我都記得清清楚楚。言猶在耳,只覺物是人非。

自從你送我離開的那晚,我便知道,你我,再無未來。後來的每夜私會,現在想想,浮生如夢。
  
表哥,你可知,我有多想你。

其實趙士埕對我很好,他是個隱忍的男子。我知道,沒有哪個男人會任憑自己的妻子日日想別的男人,然而,士埕卻忍了。我知道他對我的好,只是我的心,再也容不下別人。畢竟曾經滄海難為水,過盡千帆皆非君。

這時我才知道,你,竟已佔據了我整個生命。

我常常倚著小樓的欄杆,遙望遠方,因為那裡,是陸府的方向。

虛擬辦公室|瘦身|美白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