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夏天,隔壁的女孩都在和我談論院子裡的貓。

每天中午回媽媽家餵貓,女孩聽到我開鐵門鎖的聲音就會笑盈盈的推開小院的紗門走出來,隔了花架和我說話。

話題當然是圍繞著貓兒們。說著誰誰誰今天調皮了,發現誰誰誰的眼睛長的真好看,誰誰誰很乖巧之類,最後總不忘加一句:你回來之前我都餵過了。哈,它們都太能吃了Business centre

我照例是客氣的替貓兒們致謝,感謝她的善情善心。

女孩胖胖的,有著時尚女孩不曾有的質樸。

貓兒們聽到女孩的聲音,往往蜂擁而去,親暱地在她腿上蹭,女孩便隨手抱起一隻,喚著它的暱稱,和它親熱玩耍。這讓我著實相信著女孩對貓兒們的真情。

在人際關係上一向木訥的我也曾費過心思,想送點小禮品表達我的感謝。但一天女孩說的那句話,讓我從此斷了這樣的念頭。怕我的小恩小慧弄巧成拙,反而褻瀆了女孩的純粹結婚花車

女孩說:我餵貓不是為誰,就是因為喜歡貓。

於是,我就這麼和女孩客氣著寒暄著,親熱中因隔了這層送不出的感謝而生分著,宛若我們之間的那個花架,一直一直無法逾越。

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十月中旬的一個中午,女孩的媽媽遞來一盒喜糖,說女孩結婚了。

我十分詫異。不知是不是我太過粗心,居然沒有看出女孩要做新娘的一點點徵兆。連連自責自己遲鈍,這樣的大喜,讓我錯過了祝福。

再回家時,果不再見到女孩防蚊網

聽到隔壁的紗門響,貓兒們仍會擁去,隨後就會失望的回來。響聲依舊,卻物是人非。出來的,不再是喜愛它們的女孩。


看著貓兒們垂著頭回來,心裡有了薄薄的痛。漸漸想念起女孩,想念起在清理院子時和女孩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物慾的社會,多著急功近利,少了閒情雅趣。喜歡名貴貓狗的不在少數,而單純就是關愛隨處可見一文不名的流浪貓狗的又有幾人呢?

上個星期天中午回家,以為女孩會回娘家。便在院子里長長逗留,故意大了聲和貓兒們說話,卻沒看到女孩出來。在院子裡失了會神,落寞之情不亞於貓兒們。

不知女孩的新生活中,還有沒有貓兒在嬉鬧了。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