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別八月的天,陽光燦爛映波紋,是盛夏時分,那種熱氣的喧囂沸騰的讓人無處逃遁。八月的天氣,雨說來就來,一連幾天陰雲不展,讓人悶在家中郁結得很。可喜的是,連綿的雨終有停的時候,太陽未出,天上油油鋪著一層陰雲,空氣潮濕得很,倒有點秋的味道了。得片隙空閒和友人去了一趟濠景海岸公園遊玩。濠景海岸,乍聽這名字還頗有氣勢,其實只是一條窄窄的小河,還局促在這小小的縣城邊上,被人為的改成了一團人造的湖泊,美其名曰“海岸”,這海岸與青島大連的海灘真的無法可比,但在這個缺水的小城,卻自成幾分姿色。
到得水邊,河水在雨後特別清澈,一下讓人聯想到那明眸善睞的眼波,水是眼波橫,岸是眉峰聚,河水調皮的映照出我和友人的影子,在水裡自在的閃動。
河邊上的木棧橋濕漉漉的,踩上去缺了脆脆的聲音多了幾分柔膩的味道。不遠的彩虹橋下,水浸過台階而流下,淺淺亮亮,無有聲響。余俯身把手浸入水裡,涼爽得很,即興用手撩起水花,水珠凌亂的畫著斜線拋落,輕盈的舞著一首歌。有一種愉悅不知是從這手上傳入這清波,還是從水波裡傳入我的手上。靜立在這裡,陪伴我們的除了自己的影子,輕流的水波,還有岸上大片的綠色以及頭頂上灰色的天旅遊
我和友人也不說話,就這么靜靜地站在水邊,沒有風,天有點熱,我的身上出了透汗,友人的臉上也汗珠點點。就這么自在無語的站了一會,友人忽的問我一句話,“古人說仁者樂山智者樂水,你喜歡水呢還是喜歡山?”我頓了一下,笑曰︰“都喜歡。”“那你覺得你是仁者還是智者?”“都不是,一個行者,自唱自和的行者。”
水,我不喜歡它的空靈,但喜歡它的明澈爽朗;山,我不喜歡它的沈悶,但喜歡它的硬朗穩健。心中有水,便有了看透紅塵的洞明;心中有山,便有了宅心仁濃的豁達。棄了這山和這水,人生還有何況味呢?有友相陪,有朋相伴,有親關愛,有情長溫,夫複何求?人生的路上心中滿蓄了這許多的山水,還有什麼孤單行程呢?友人笑言︰“你呀,胸無大志,空有書卷。”我仍笑言︰“有卷即好,我心自歡。”
恰在此時,有幾個不大的孩子從我們臉前嬉鬧跑過,赤著腳丫跺著水花,有一些水花濺在我的腿上,孩子沖我頑皮地一笑,吐吐舌頭,我亦笑笑,吐吐舌頭,於是乎,幾個孩子開心的又瘋跑開了。友人在旁邊也微微一笑,我們四目相對,自己忽覺心下無來由的釋然而然。
看,遠處河岸上幾個垂釣者正心無旁騖的垂釣水邊。那平平的釣竿,勾著那細細的釣線斜斜的垂向水面,像一根靜無聲響的滑在水裡的弦招牌工程
無有子牙的影子,高山流水的絕響於此也只有流水的匆匆了。淺淺的河流,一彎細水,丹河澄碧,就這樣揉了一點進入了我和友人的心田。
不知不覺,天近傍晚,河邊寂寂,釣者自磐。小城已亮起了萬家燈火,我們也踏上了歸家的路再別八月的天,畢竟那裡有填滿肚腹的牽掛。於是乎,快樂隨發,向著這萬家燈火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