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太陽從山後探出頭來,黑暗被清晨的第一縷光亮驅散到草木下、石縫間,逐漸在這塊土地上消隱開去グリーンリビング
早些年的秋天,一河兩岸的蘆葦總是和風擺弄著肢體,如駿馬分鬃般地飄散著漫天飛絮,而蘆葦的腳底下有一處深潭,墭栱厝俥水流撞擊礁石的聲音宛如馬的嘶叫,因而這裡便有了白馬潭這個美麗的名字。

如今河灘的蘆葦已被成片成片的鵝卵石所取代,蘆花的傳說深深沈澱在人們的記憶當中了。只是在塵囂中呆久了,我便經常想著它,夢見它了,於是一路找尋,踏夢而來。

來時,一彎碧水、兩岸青山、散落的房屋在一縷早陽的映照下,拉長了身影,氤氳在晨露的濕潤裡。無數次進入夢境的那抹清純,如美人出浴般的閃現下了我的面前,呈現出一種清新的美感水樣年華

在山水的眠夢裡,我感覺光陰流逝速度的凝固。向來喜歡用文字找尋可以泊歇心靈港灣的我,分明找到了化向夢境的槳,心靈在這澄澈的山水間蕩起漣漪悠悠擴散。

這是南北交匯地帶一處極為普通的山村,綿延在群山之中,隔絕了塵囂,獨自享受著山的清麗,水的婉轉。在自然山水的排列裡,位移造就了山水不同的個性,如北山雄渾,南嶺秀麗。如將山水擬人化,那北山就是剛烈十足的漢子,南嶺卻如婉轉柔曼的美妙女子。而這裡流淌著的是南北混合的血統,不論你來自那裡,看了之後都有一種親切感,在心裡產生巨大的驚奇與震撼。

一條狹長的土路,一灣蜿蜒的河流,是與外界連接的紐帶,成了山與城的路標。高架橋從山那邊氣貫長虹地沖出,在這裡一個閃身,便鑽進了大山的腹部,潛入時光的隧道,宛如仙女的衣袂,在河水中留下一道倩影,讓人遐思。

天公筆觸輕揚,就勾勒出了一座座高高昂起的山,淡然而灑脫。與它 守了幾千年的人們,擇水而居,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灘上的草地上,牛羊在悠然得啃食著青草,隱隱傳來有節律的吞咽聲。幾千年的時光就這樣悄然滑落著,又近乎凝滯,這裡的人們始終恪守著自己的信仰,浸淫在摒棄塵囂的清純和寂靜中,悠閒綿遠地延續著生命.

我分明感受到它是與陶淵明筆下有著某種驚人契合的桃花源,卻又為另一種驚奇俘獲。

一股宏大的水流從高山之巔匯淌成流,帶著高山的悸動,奔竄於峽谷間,時而瘋狂,時而溫馴,蜿蜒而去。流到村子旁邊,激情瞬間消退了,沈浸在村莊古老的童話裡。兩岸的山巒,房舍、頭頂的白雲在水中悠閒地蕩漾著,恬淡悠逸,無需雕琢,一幅不用上任何底色的上等山水畫便浮現下了面前,羈絆住我的腳步,讓人生起絲絲難以割舍的躑躅,不忍動腳。

水面渡頭,竹筏橫陳,艄公竹篙清點,筏子便輕盈的離開岸邊,向著河心溯游過去。兩岸有沙灘,有成片成片石頭灘,偶爾能看見蘆葦嵩草,還不停的閃現浣洗的身影,傳來悅耳的山歌,一幅動與靜,光與影結合的鄉野圖瞬間展現開來,儼然是一種驚人的鋪陳kind girl

看著,聽著,忽然覺得無需擔心想不出一些溢美之辭了。其實,輕掠而來的風與兩岸的松濤一直唱著贊歌,為它舞蹈。

灘上光怪陸離的石頭從遠方走來,驅趕走了蘆葦,又不斷地為後來的沙石驅趕。然後帶著這個村莊千萬年的記憶,隨著光陰流向下一個渡口。

面對這靜謐的山水,澄澈的天空,喝著村民捧來的封缸酒,聞食著香噴噴的農家飯菜,一絲感動和美好在心裡悄然蔓延著。邂逅的瞬間,心裡難以平靜。我彷彿覺得,在光陰裡靜靜流淌著的山水,一經遺落在塵囂之外的光陰裡,寫意出的是一段曠遠悠長的美麗詩行。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