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時候,總會想起一些塵封已久的記憶,或許是孤獨吧!很多時候我們並不能體會到別人的感受,即使體會到了,也無能為力。心情這個東西,只有自己可以解決。每個人的靈魂,都在自己的世界裡孤獨地過冬Qian's Tree

當我品著香茗,看著周圍的同學扎進可能染白每根頭髮的書卷裡呼吸油墨氣時。漟栱厝俥我正思忖先賢莊子的養生之道:生命的四分之一既然已經悄然逝去,沒有理由再向肩上扛起額外的包袱。於是我順理成章地做上了逍遙孤獨派的掌門人。寂寞的世界裡沒有鮮花、香草。連來東遊西蕩的秋風也不願眷顧,帶我去尋找自由的樂土。於是,喝茶、品書成了我排解無聊的最好辦法。可笑的是文學大家的習慣在我這裡卻走了味。雖然我特別崇拜他們並且勤奮地實踐著他們的成功之道……

每天就這樣渾渾噩噩、沒心沒肺地混著日子,還很滿足。無目標無追求不說,偶爾還情緒化發個脾氣,甩個臉子,還要人來哄。

都說喜歡文字的孩子是悲傷的,當再也無法寫出快樂的文字時誰又能了解到此時此刻心中的無奈?但從內心深處來講,我是不喜歡寫悲傷的文字的,我說過希望用我的文字帶給每個人快樂一花一世界

我很驚訝明明是同樣的文字,有些人卻可以用某種不可思議的組合方式重新整理之後所寫出來的篇章,有熾熱而濃郁的情感,是前所未有的特別。世界在文字的演繹下翻天覆地。

寫文章都是需要靈感的。可是我的靈感場所很奇怪。考物理的教室,跑步的操場,或許炒菜的廚房,然後某個場景觸碰到了心裡的柔軟區域。於是思如泉湧奮筆疾書。詭異的是很多次當我執起筆時,那些奇妙的想法又不知所踪了。我只能懊惱地抓抓頭髮。

說到頭髮,一直以來都是留長發的,一來我已經習慣了又懶得去理,二來又可以節約鈔票,這豈不是兩全其美嗎!平時我又懶得去整理它,任由它隨意恣行,這一頭亂糟糟的長發已經伴隨我多年了。所以,我想啊,很多朋友想到我時,定會情不自禁地從腦海裡蹦出來一個稀有的名詞:邋遢…物理老師是個可愛的“小老頭”我這一頭亂糟糟的頭髮可算是打破了他的傳統思想。於是,我從此就進入了他的視線,而我也就被三番五次的找“麻煩”。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物理老頭可謂是軟硬兼施地要求我把頭髮剪了。而且動輒還就三厘米以內,我的那個天那!我說我都已經習慣了長發,而且還從沒剪過那麼短的頭髮!如果真讓我剪了三厘米,呵呵,我還真不敢想像…又想想怎麼說它也陪了我許多個春秋啊!這麼剪掉我還是會很心疼的。我不想我自己後悔,只好作罷走進秋天

我又開始無限懷念小時候了。那時候可以看萬花筒裡綻放、單純地相信潔白無暇的童話、幻想能與天使面對面的年齡。那時候的玩具也不過是彩色糖紙,玻璃彈珠,簡陋的竹蜻蜓,便宜而簡單。這種簡單的快樂我已經很多年沒有感受過了。

而我,此時的夢想:擇一個純粹的時間,住到遺世的天邊。去麗江的水邊,撈起久盼離人的月亮;去江南水道潮濕的岸邊,青石板的巷尾,晨光熹微的橋頭;去有水的窗扉裡住下,打開雕木窗,就可以看見半睡半醒的河水和步伐輕緩的行人,聽傳說、聽離奇的小說情節。等待、駐足以及預支別離。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