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0日凌晨,接到老家姐姐的電話:父親去世了,趕快回來!我的心一下涼到了極點,心中不停地默念:父親,父親!而如今“父親”二字也只能成為我的回憶了Silver bracelet

我承認我是個不孝之子。自1993年上班以來,我先後在中鐵工程單位十個不同的工地上工作,杺甴粄茬上過高原,到過大海,而如今在祖國的西北新疆哈密工作,由於工作原因,也很少回家,看望老父亦是少之又少等我回到湖北老家,天已大亮,姐姐哥哥靜坐在父親的床前,當我邁著顫抖的雙腿進入門檻時,姐姐哭著對父親說:爸呀,弟弟回來看你來了。 。 。

我頓覺鼻酸,眼睛模糊,眼淚象斷了線的珍珠,任由它落在我的雙頰。 。 。 ,此時的屋內已是傷心的海洋。我生在湖北黃岡的一個農家小村莊里,在我出生時,父親是村里的“技術股長”,說是村其實是三個分散獨立聚居的小莊。父親生性誠實、直爽、本分。在我的印像中,父親總是早出晚歸,兒不更事的我對父親也有不少埋怨,現在想想那應是父親每天要到不同的村里指導農民種置莊稼的原因吧。兒時家境清貧,但也很快樂。春天背著竹籃打豬草、農忙時在水田裡捉小魚小蝦,偶爾還能逮到黃膳什麼的,夏天就到村前的小池塘里“狗咆”嬉戲,每次玩夠了、玩累了才拖著疲憊的小身體回到簡陋溫暖的家裡wishgo

記得一天晚上,我小學下課放學後,我的右腳被同班的一個頑皮學生用石頭砸破,我跛著流著血的右腳怯生生地回到家中時,被父親看出了破綻,父親抱著我受傷的腳仔細看了看,輕輕地問了句:沒事吧?然後背起我就到了村醫務室裡,父親沒有一點責備的意思,更沒有找那個頑皮同學的一點麻煩。

父親生活儉樸,但也有一次沒有經受住別人的“誘賭”。中國最熱鬧的時候當然要算是春節了,兒時的我陪著父親去外婆家拜年,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四個人在路邊玩起了“花牌”,所謂“花牌”就是三張撲克在玩家的手上來回穿插,比玩家的手快還是賭家的眼疾。由於玩家剛開始時,撲克牌在他手上穿插的很慢,所以父親一下就能看到所要的牌放在三張牌的什麼地方,結果父親拿著剛賣完棉花的幾十元錢參賭時,玩家的手法表現的更加嫻熟,最後當然是父親輸了,輸光了所有的棉花錢!回到家時和母親大吵了一架。父親也後悔呀,趟在床上幾天不想吃飯,還是懂事的哥哥每天盛好飯菜送到父親的床前,看著父親吃完才去上學的Dancing in the Wind

作為男人的我,我也理解父親的責任和生活的壓力,一輩子養育了四個兒女,總得有時候想要宣洩一下,或許小賭一把,能改變家庭生活條件呢。男人累,父親一輩子也很累朱自清父愛如山的《背影》激勵了無數人,父親在別人眼裡也有缺點,但在我心中,父親是完美的,是我一生的依托。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