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張揚的命運既然注定,漂泊的遠航指向生命的彼岸,而作爲壹種選擇,只想去品味破浪乘風的自由。我再也無法與妳暢敘風中。未來,是否太遙遠、太渺茫?詩意的日子漸行消瘦,漸行漸遠,從此失落了與妳對話的意境,情殇如波。就這樣等待,頭枕著思念做夢,任孤旋遊思爲我抒情。獨自懷念妳華美的琴韻,行走在永遠的路上。風,是無盡的相思,以壹種形式感悟生命的演繹。總有壹片呼喚萦繞星空,總有壹片深情如星如月。等待命運的諾亞方舟,爲我漂泊的裏程尋找壹處避風的港灣,傾聽如歌如泣的氣息。無數月光之痕爲我顫然鋪開寂寞的情節。記憶穿行與那段相識相惜的歲月,如夢似幻。默讀妳微笑的誘惑,無法涉過忘川,徘徊在夢裏夢外的迷津Compass College
……。

每壹個日子輾轉于思念的蒸烤。與自己對視,蛧腄涼轵坐在自己的影子裏,讀妳、讀詩、讀過去、讀未來。也許前緣既然錯過,今朝相逢,請別再錯過。十年壹覺,夢醒歸來。壹朵飄忽塵世的閑雲,壹只萍蹤浪迹的野鶴,在靈魂的底部,平靜而孤獨地感受生命的頻率。知道妳會再次走來,爲我的旅程搖響希冀的駝鈴;知道妳會蓦然出現,爲我的詩行頻添金色的詞根。我的思念是壹扇永遠敞開的門,等待妳溫柔的闖入,將我輕聲呼喚,就像妳往日的柔歌。妳壹直尋覓我的蹤迹,正如我始終深埋著的壹樁心事。而今,我已無力挽回那曲共醉的流光,手中的獨槳也挽不住那支歌謠的走向。面壁歎息,像喧響音韻的風鈴,從千萬個方向紛至踏來,仿佛來自天籁的和聲,爲我傳遞壹串憂傷的音符。永遠的昭示是壹種最難解的情緣。這壹切,仿佛是壹種過程,抖落萬丈紅塵的羁絆,飛旋成壹個無言的結局compass college


我的興奮,只是瞬間靈魂洞穿的壹種姿態。妳那美麗的琴,壹經撩撥,將變成英花芳草,將覽盡青山流雲……

甯靜的夏夜,我的寂寞無人能懂,我的憂傷懸挂在季節的邊緣,被風誤讀,被勿勿走過的歲月忽略。那壹縷滿懷的思念,那壹章愛戀的詩語,只屬于熾熱的夏天。伴隨清清的流水,流著夏天壹樣透明的心情。夏夜,寄遠方!寄向,遙遠的妳compass college


我是這個世界上最無情的男人,我傷了我最愛的女人,卻不得不傷。如果老天再給我壹次選擇,我甯可我從來到這個世界就與妳相遇,或者,我與他人的婚姻再也無緣,我只等妳,只在愛情的三生石上等待妳成爲我美麗的嫁娘詩妙健/a>


我回去了,回到了那個我這輩子永遠不得不呆著卻無法呆著的曾經叫做家的地方,那裏,有壹個我不愛甚至厭惡的女人,那裏,有我可愛可憐希望我成全她壹個溫暖港灣的乖女兒,爲了女兒不哭泣,爲了女兒的幸福人生,我努力試圖在那個家好好過活。可是,我對妳的思念卻壹日複壹日,我無法安心于那個別人眼中溫暖的地方,我只是想妳,想妳,無休止的想妳,想妳淚眼婆娑的臉,想妳溫情脈脈的眼,想妳無微不至的關懷,想妳聲聲愛我的誓言,我無比糾結的煎熬著自己,無人之時,我盡情的大聲呼喚妳的名字,我不敢說我愛妳,我只能說,對不起!因爲,我不配說出那三個字,我如果愛妳,我爲何不給妳壹個愛情的名分?我如果愛妳,我爲何如此懦弱的離妳而去?我如果愛妳,我爲何能將妳從妳的世界拉到我身邊,又活生生的將我給以妳的壹切生生剝離,我讓妳傷的體無完膚,我無顔再理直氣壯的對妳說愛妳。這無休止的思念壹天天啃噬著我那顆落寞無助的心,失去了妳,我如同失去了全世界,我像行屍走肉般木然的過活著。直到她和我無厘頭的大吵大鬧,讓我再次懼怕和她的亦然成死灰的這段名存實亡的婚姻,我和她再次協商,我什麽都不要,只要那紙離婚協議書,她用蔑視的眼神盯著我哈哈大笑起來,笑的讓我發麻,她用盡壹切方法折磨我,跳樓,割腕,什麽都用盡,直到她鬧夠,玩夠。在面對我對她生命都如此漠視之後,她選擇了妥協,選擇了讓我離開,我,淨身出戶,帶著壹顆如釋重負的心,帶著對妳萬分抱歉的心意,帶著那些和妳的美好憧景,我向妳奔來
詩妙健
………

我以爲,情能勝天,我以爲,妳還在原地等待著我,直到,我收到妳和另壹個男人婚期的請柬。妳在報複我,妳如妳當日所說,如我負妳,妳必傷害自己,讓我這壹生不得安甯,讓我內疚後悔壹輩子,妳真的做到了,我,依然是我自己,孤單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