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到9點起床,院子里安靜的像是從來沒有吵鬧過一樣,每一夜喝酒吹牛叫嚷過後,留下的是更多的蕭條。

一大早拖著皮箱出門的旅人,背著大大的背包出門的背包客,記不得太多的面孔,來來往往,匆匆忙忙,來不及把誰暫留在記憶的表層。

即便昨日還在談笑風生,今早離開也不外乎一聲再見,來過與走過的痕跡,也不過是在登記入住的電腦系統裡留下曾經住過的記錄而已。下一刻,便被下一個填補。

  人來人往。

其實我們又何必在意自己在哪裡印下足跡?一路上過來,無論是路碑還是寫著海拔數字的石頭亦或是路邊的護欄杆上,都塗滿了到此一遊的筆跡,密密麻麻的,各種各樣,千姿百態。

記得那時候發了條很憤青的心情,白白說,這是存在感作祟,正如我要寫點什麼一樣。

也許人真的就是那麼一種可悲的動物,想被看見,想被重視,想被在意,害怕被忽視,害怕被冷落,害怕被忘記。也許正如白白所說是存在感作祟,每個人活著的理由都不一樣,存在的根據也不同。我們總是在尋找存在的痕跡,要用那麼一些東西來證明自己,引起別人的注意,滿足自己的虛榮。今晩は、希望かあー いいね
階の屋根
早朝からう
耳の底で甦
恋する男女が
絶対音感を
金融業
なので、相手
運動の能力
人生は、オセロゲー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