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世錯過無數路口,前世那裏曾有等待我的人。
  無論何時,女人都是妖媚的花色,有人曾對雨子說過:“妳是百樹前的壹花,妳是我三千年等候,妳是插肩過後再也找不回來的如影壹樣的過往,妳即便是沈郁的海水,依舊會有暖流。”那麽,我到底是誰?我是誰的等候?是誰壹生不再回返的過往?又是誰可望而不可即的流雲……Amway安利
  無情歲月流痕斑駁,河岸桃花還是如期而開,春汛如潮,有些人迷醉於斑斕光色,卻裝扮成假意起飛的鷹翅,或學著太陽鳥鳴叫幾聲,意義卻在於雲天之外。
  我是詩人,浪漫甚至荒唐,我首先是女人,我愛著散發雄氣的體魄,愛著深夜裏纏綿低語,我的半生充滿傳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石落水起,愛情與友情絕對沒有確切的分界嶺,真正的友情與愛情,是最聖潔的,應該是沒有年齡,沒有金錢與地位,沒有宗教信仰等做前題的,否則妳就很俗很假。輕輕揭開異性之間“友情”的面紗,裏面究竟幾分友情幾分愛戀?妳能濾得清嗎?假道學士們,偽裝成君子的人們,妳說呢?vitamin c
  不畏艱辛的雨子,手捧詩歌的四季,徒步走過許多村莊,在泛著藍光的河流邊,在牧放自由的路上,壹直追尋夢裏的炊煙茅舍。其實,我壹直在找妳,想與妳壹起敲擊素夜月琴,壹起在永遠不被塵染的香巴拉種植水草,牧放馬群,這個妳,到底在哪裏?或許我今世也找不到。
  在詩歌和現實之間,我究竟離哪個更近,我知道,自己是水中的雨兒,在沒有深巷沒有杏花的水裏,遊走於夢之河海之涯,我是妳夢裏的人,我是女人中的詩人,我更是詩人中的女人。
  無論友情還是愛情,和妳,錯過便是壹生,往事纏綿,有多少回憶可以重來。

  寫作後記:

  答應幾位朋友,近日要陸續發壹些3月15日朋友們小聚的部分照片,在發照片之前,突然來了點靈感,就在編輯器裏隨心敲下這幾行,雨子的思維天生是跳躍性的,是個嚴重缺乏邏輯思維的稀裏糊塗的人,這段文字,沒有更為確切的主題意向,就算是壹絲春夜花雨,就算是雨子贈送給聚會朋友們的壹段心語,但願我的朋友們能輕輕撫摸這點文字,細細感悟。
 

Interactive Flat Panel Displa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