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起來,我來東湖,加上這一次,有過三次。
  第一次是30年前。那時正和老婆談戀愛,在一個萬家團聚的春節前夕,我帶著老婆坐了13個小時的火車。冒冒失失闖進大武漢。住在位於三民路附近的宜昌市駐漢辦事處。老婆的表姐在省人事廳工作。我們拜訪親戚,從三民路1路電車起點站,穿過武漢長江大橋,來到水果湖人事廳宿舍大院,表姐一家帶著我們來東湖遊玩。感覺東湖就像大海一樣遼闊。特別是磨山的櫻花園,還有行吟閣、湖心亭、梨園等景觀,給我留下十分美好的印象。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online
第二次來東湖,是20年前的一次同學聚會。在武漢的幾位同學把全班同學聚在漢口的假日酒店,王瓊同學用依維柯的車和兩輛小車,帶我們到東湖梅園等風景點遊玩。記得當時正值春暮夏初時節,東湖處處繁花似錦,湖光山色,美景怡人。在一眼望不到頭的湖面上,幾葉扁舟在湖面擺動。小船上是三三兩兩遊湖的客人。記得當時我們正在一座伸出湖岸的九曲橋上游覽美景時,在不遠處的一條小船上,一位老人抱著幼兒,立在船頭沒有站穩,隨著小船一晃,就掉到湖裡,當時引起我們一陣驚呼。看著老人和孩子在湖里掙扎,我猶豫了一下,來不及脫下身上的衣褲,跳到湖里游到落水孩子處,將孩子舉起來送到岸邊,落水的老人自己也在水里扑騰著游到岸邊。當時身上帶的漢顯PB機也被水浸泡壞了。我穿著濕透的衣裳一直站在依維柯車上,直到幾個小時後回到賓館才換上衣服。這算是我記憶最深的東湖印象。
以後,儘管我曾無數次來武漢辦事出差、進修開會。但再沒有親近東湖。The news broadcast

第三次走到東湖湖邊,看楊柳依依,遠山含黛。風煙俱淨,天山共色。這是怎樣的一種空而透的明淨,風無形了,煙消散了,俱淨,俱淨、一切都那麼無色,無聲又無息。這樣的意境應該是禪意的,幾乎不用著色,沒有痕跡,可是卻又悠然回味。我們的車繞著東湖緩緩行駛,思緒萬千的我,一直凝望窗外,片刻都沒移開目光,心底湧出的是布仁巴雅爾那低沉渾厚的《天邊》:天邊有一對雙星,那是我夢中的眼睛;山中有一片晨霧,那是你昨夜的柔情……
我們的車沿著湖邊,轉過一片茂密的綠蔭,駛進著名的武漢大學。這座馳名中外的百年高校,被譽為中國最美麗的大學。記得20多年前,我和一群同學因為寫畢業論文,曾經在武大招待所住過半個月。那古色古香的行政樓、藏書豐富的圖書館,綠樹成蔭的校園小道,給我留下無數美好的印象。看見一群群風華正茂的莘莘學子,笑意盈盈地抱著書本從我們身邊走過,彷彿看到當年自己年輕的影子。時光如水,歲月無聲。武漢大學如美國白宮一樣的圓頂建築依然矗立在風景如畫的旖旎校園,我卻感覺到物是人非,恍若隔世。小車在茂密的樹林裡穿行,偶爾可見幾位老人在樹林深處晨練,山頂上的武大招待所被圍了起來,正在拆遷。也許再來這裡,已經找不到以前痕跡。當年的武大校園,雖然我們在這裡只住過半個月時間,卻給我們留下多麼難忘的印象。每天清晨我和同學一起走出招待所,啃著饅頭包子匆匆下山,到圖書館搶著座位,在書海裡尋覓最急需的知識。每天晚上我們在桔黃色的路燈下走回住宿地,不停地爭論著一些觀點。後來女兒讀書時,我時常給女兒介紹武大的校園風景,希望女兒能進入這所名校,實現我未能如願的夢想。後來女兒雖然沒有報考武大,進入了復旦大學,讓我也十分欣慰。如今,所有年輕時候的夢想都遠去了。唯有此時此刻,真正回到昔日曾經來過的校園,記憶的深處,靈魂的深處,湧動著刻骨銘心的情景。人生苦短,彈指一揮間,我們從懵懂少年走向人生的金秋歲月。是年輕時艱苦求學的生活,改變了我們人生的命運。Happy famil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