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門春鳳姐家有一條狗,叫“花妮兒”,春鳳姐兄妹眾多,都是很有成就的人,比如其中就有中國某大銀行的上海分行的行長,因為我上海有些朋友,所以這個還 算是記住了。還知道她的父親原來是一個軍隊的師長,其他春鳳姐的兄弟們做什麼我都大多忘記了,總之都在各個行業發展得很好。她在這個縣城定居可能是因為愛 情,制度的開明,社會的進步,物質的流通方便了,使她在這個縣城的生活並不比在任何一個城市差,她有輛豐田轎車,我結婚的時候還用過,她這個車最大的用處 是每天去接送她的女兒上學放學,她女兒上學放學的地方離她住的地方不足五百米。wedding dress

  我並不是想詳細地介紹一下春鳳姐的家史,實話說來,我也並不了 解,我雖然叫她叫姐,她其實比我要大十歲左右,我的父母比她大十歲左右,她先叫我的母親叫“姨”,我自然叫她叫姐,人的輩份和稱呼的複雜性,到了現在我都 不是很理解的,按照我的理解,她叫我母親叫姐,我叫她叫姐。想起這個問題,記得小時候我在故鄉,家族輩分很高的,大多同年齡大小的孩子都應該叫我叫叔叔, 家族輩分高證明家族以前某個時期人煙不是很鼎盛。後來等我年紀大了,回到故鄉,一律都按照看起來大小的樣子兄弟姐妹稱呼了。覺得這樣簡單些。講了春鳳姐一 些事情其實是想說,“花妮兒”可能是一條大有來頭的狗。


valentino sale

   花妮兒看起來不高,到成年人的膝蓋以下,黃色毛髮中混雜紅色,毛髮緞子一樣閃亮,一點兒都不雜亂。這種狗是這幾個胡同裏最好的狗,胡同最南邊那個縣長家 的狗和花妮兒比起來簡直就是一雜毛。那狗看起來都一副低三下四的樣子,而花妮兒一直是安靜的,高傲的。這條狗可能是春鳳姐的某個親人在某個時候給她的。不 像是國產的狗,這並不是說這條狗懂英語之類的,而是說那種氣質很類似於英國的紳士。
  有時候我出去院門,花妮兒往往蹲在春鳳姐家的門前,這裏的 房子建造的早,都有一種應付的姿態,胡同兩邊的距離不過是三五米,我就坐在門簷上叫她,我說:“花妮,花妮,過來讓爸爸看看。”她就會淑女一樣走過來,有 時候快樂些,有時候步子也很沉重。她過來我就摸摸她的耳朵,狗這種動物,你如果能摸到她的耳朵,她們就會信任你。我叫過來她,摸摸她,她就會覺得我很關心 她,然後我問她些事情,有時候她很真誠地看著我,有時候也害羞一樣低下頭。那個時候她已經懷孕了,我懷疑後面胡同裏那條雜種狗是她的愛人,那條狗常常來看 望她,看起來還懷著一種很內疚的心情。就如一位粗人因為地利的原因得到了一位公主。我記得那天陽光很好,陽光不好的時候我是不大喜歡出去坐在門檻那裏的, 我把花妮兒叫過來,她就蹲在我的身邊,我給她說,:“等你生了孩子給我一個好不好。”她沒有回答,然後在我手背上舔了舔,我估計她是答應了。baby bed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