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雪的冬天,松,站在萬丈塵埃中,回憶漫天風雪時的豪情。眾鳥飛盡了,萬木凋零,群山寂寥,斜陽正紅。讀一點昨日的詩篇,溫暖心靈。獨立在峭岩上,披一身無奈的塵埃,等。目光逾遠,心逾冷。渴望著一場雪,一場風。風雪啊!你來吧,我,要迎接你!一根火柴,點燃漫原的烽火。所有枯萎了的生命,在火中舞蹈,在火中吟唱,在火中得到另一種生命。那是只有片刻輝煌的永生。是火付與了它生命,是它奉獻給火一腔真情。直到化燼成灰,也不再凋零。鉛華洗盡,繁華落幕,這個季節已無意榮枯。只有遠路的風走來,只有追逐溫暖的候鳥飛去,只有沉寂的大地,只有根的深度。聽泉水響自腳下,啜飲生命中不竭的潛流,澆灌心靈中不熄的歌吟。總有一天,漫原的烽火突奔而來,將所有枯枝敗葉化為灰燼。思想的荒原,寸草不生,沉思的生命,檢點一歲的雜蕪。在群鴻不起,眾鳥倦飛的夜裡,握一把寒風前行。亮在天邊的孤星,便是夜行人的眼睛電單車

冷冷地眺望著遠方。對於前方,伎僦裑有著火一樣執著的熱情。沉默中傾聽著寒風淒唳地囂叫,孤傲地審視著一切凍僵了的腳步和誓言??。燃一團火在心中,面對寒夜大聲說:“我——行——!”站立在懸崖之上,傲視著一個季節的枯黃。天空高遠,寒風凜冽,蒼鷹的翅翼上,背負著一輪孤獨的太陽。高啼一聲飛去,霜風中有我矯健的身影,巡視在大地群峰之上。冰封了的河流,是大地凝結起的眉頭。沉思往事,兩岸鮮花碧草的歡呼與掌聲都已遠去了,昨日的淺吟低唱,也已平息,一條大地上的琴弦,嘶啞在季節寒冷的主題裡。冰封,不是源泉的枯竭;沉寂,是我生命中的另一種景象。待到春歸河開,奔流到海才是我永恆的旋律。一夜北風緊,清晨,我的窗子上開滿了美麗的冰凌花。這是季節的賜與,這是春天繁華的留影。我知道,一但陽光來臨,這些美麗的花朵,將紛紛凋謝,但我相信,明天她依舊會開。哦!我窗子上的這幅美景啊!這是冬天給予我的另一種厚愛。在寒風中綻放的花朵,在飄落中盛開的花朵。在天空中翩翩起舞在寒風中散發清冷的芬芳。以抒情的方式貼近大地。那片雪野,是你用花瓣鋪就的婚床,冰清玉潔,熱烈如火。那是愛情的歸宿。萬物將在你的懷中孕育,春天將在你寬廣的胸中萌芽。看,那串潔白的腳印,是孩子寫給你最真誠的讚美詩行。雪花,你飛吧!明天的繁華將跟隨你出發買平板電腦

“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河上走......”童謠裡的冬天,總是把神奇故事記在心頭。冰封了的河流,給了童年一個水晶世界。童話裡的靴子,載起放了學的的輕鬆,在這個琉璃世界裡飛翔。飛旋的陀螺,在冰面上跳著華爾茲,每一個凍紅的鼻子都成了戲劇裡逗人發笑的小丑,滑倒又爬起來使每個童年都成了學步的“笨猴”。童年的冬天裡沒有寒冷,那一聲聲的呼喚,是暖暖的牽掛,冬天裡最溫暖的,永遠都是母親的手。在北風到來之前,一雙喜鵲便織起了一冬的溫暖。一個建在高高樹杈上的鵲巢,雖然粗糙,但足以抵禦突襲而來的嚴寒。巢外的北風,在四處打劫,禿樹在風中不住打著冷戰。鵲巢裡,一雙喜鵲的夢境正甜。他們相信,用自己的雙手和勤勞的汗水建起來的家是溫暖堅固的。任憑雪舞風號,這里永遠都是他們最溫馨、最安全的家園。 “快把你身上的棉衣脫下來給我,否則我會被凍死的!”狼對兔子說。兔子說:“我要是把棉衣給了你,我不也會被凍死嗎?”狼說:“我們當中必須有一個要活著,那就是我!”於是兔子便跑,狼便在後面追趕。雪地上留下一大一小兩行腳印。這就是殘酷的生存啊!而我希望那兩行腳印永無終點婦科

你是一個旅人,在漫天風雪中跋涉。天地蒼茫使你失去了方向。面對寒冷,你渴望一團火,在你的眼前燃亮。因為有了火,冬天的故事便不再瑟縮。伸出雙手去擁抱,那個舞蹈著的精靈,在她溫暖的胸懷中停泊,你會感到,力量的灼熱。就讓我們在冬夜裡點燃一堆火吧!她能使旅人的希望不會黯淡泯滅。

Office Design|coffee maker with grinder|HKUE 傳銷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