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鄉在大西北一個偏僻的小山村。 這塊生我養我的黃土地,曾記載著祖輩面朝黃土的歷史,也記錄著我童年最美好的時光,我為我有這樣的家鄉而感到自豪。 在我童年所經歷過的大部分事情中,隨著時間的流失都被一一忘卻,而唯獨家鄉的那棵槐樹,深深地銘記在我的記憶中,它時常像電影一樣時而浮在我的眼前。是它,伴我走過了50個春秋,每當我所獲取一份成就都離不開故鄉的水土,更離不開看著我長大的那棵槐樹。 這棵槐樹,生長在我上小學時教室旁邊不到5米處,從我記事起就生長在這裏,也不知陪伴了幾代人了,記得每到夏天上早讀課時,我們就座在槐樹下,一邊乘涼一邊讀書,有些貪玩的孩子還爬在樹枝上戲耍。每當老師的講課聲、學生朗朗的讀書聲、還有師生在一起的歡聲笑語,都刻錄在它生長的年輪中,也不知守護多少學子,渡過艱難的學業,更不知為學生所付出了多少心血。 槐樹距今已有1000年的歷史,樹高約有20多米,主樹根部周長6米,占地面積0.5畝,它的主體、枝杆、根基還很健壯,枝葉茂盛,生機勃勃,一點也不減當年,奇怪的是在古槐不到6米處還生長著一棵順地展開的槐樹,形狀猶如巨龍,遠看去像灣曲著身軀,正在行走的一條蛇,猶如盤龍槐樹在此守護著那棵古老槐樹一樣,就這一情景,成為當地保護較完整的十大古槐之一,並掛牌標誌著它的年限、身高、周長等歷史資料。也有的村民說“這是古槐樹派生的一對息息相通、同舟共濟、難捨難分的近親槐樹。” 記得在我上小學時,那棵“巨龍”槐樹還不是那麼大,“巨龍”槐下有一潭積水,當我們在積水中游泳時,是這對槐樹為我們做伴,它從伴隨我學生時代已經40多年了,但它比那棵還要枝繁葉茂,生機盎然,呈現出它原有的風貌。在周圍村子裏,當提起這對古槐樹時,無人不知曉,這對古槐也曾伴隨著農民、知青、學子渡過了多少人生的喜怒哀樂,構築起了一道道亮麗的風景線,唱響了具有鄉土氣息的民謠。 農民以古槐作證,曾有多少人辛勤耕作,一代傳一代,孕育了多少中華兒女,有古槐在,就有農家人的歡聲笑語,才使這塊土地那麼肥沃,撒播的莊稼連年豐收,村民奔上了小康水準。 在古槐生長的年輪裏也記錄著曾在1964年、1968年從西安市下鄉知青的酸甜苦辣,他們曾在這裏接受了多少次貧下中農、憶苦思甜的再教育,記載著多少知青們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歷史;在古槐下,也曾留下了多少知青報孝祖國的激情歲月和對家鄉發展的豪言壯語,也印鑒著一對對知青戀愛的誓詞…… 在槐樹下,曾染紅了多少學子求學的心靈,由此去尋找知識的大門,才使有多少貧窮的農家孩子走出大山,成為祖國的建設者、辛勤的園丁、優秀公務員,他們默默地為人類奉獻著自己的光和熱。 在古槐的樹杈上每年有不少鳥兒搭建了鳥巢,引來了不少鳥兒,鳥兒也相繼彙聚在這裏成為它們唯一的住所,訴說各自的心聲,每到夏收時節,樹上的“算黃鳥”在第一時間內向村民發出“算黃算割,算黃算割”的提示,沒等小麥收割結束時,種穀鳥兒又發出“種穀、種穀”信號。 這一切築起了樹與人、人與鳥、鳥與人不可分割的成份,譜寫出一曲曲動人的人與自然、自然與人類和諧曲。 Smoking the Ice ヨーロッパには それは その横で サルトルのように 楽しみ 決まって頭角を現す 夢の話と言えば これから 考えてみると

創作者介紹

心中的百合

jade3li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